「Day Zero」是南非開普敦市民現在最關注的一個詞。這一天,到底什麼東西將會變成zero呢?原來,所謂的Day zero,就是指政府將在那一天開始,關閉開普敦整座城市的水龍頭,改為定點水源配送。原本的Day zero預計在今年4月實施。但根據目前的官方公告,這項計畫預計將延後到2019年實施。

這是一場嚴重的水源危機。根據開普敦政府的計畫,一旦水壩總水量降低到13.5%,就會開始實行Day zero。而目前Day zero一再延遲,並不是因為水源危機已經解除,而是因為整個城市的居民被要求嚴格限制用水,避免水壩的水位下降得太快。也就是說,為了把Day zero延後,市民寧願以生活上的不便作為代價。

現在的開普敦市民,到底是怎麼樣省水的呢?南非西開普省的總理說:在開普敦,現在用水沖馬桶都必須要節制,而且也沒有人可以一個禮拜洗澡超過兩次。許多餐廳已經改用免洗餐具;當地飯店也貼出告示,希望客人限制洗澡時間。

目前,每個人的每日用水量被限制在50公升,因此而帶來的不便,已經有點超乎我們的想像。一旦Day Zero計畫真的實施,就表示居民家裡的水龍頭不再有水流出來,到時候的定點配水,每個人一天就只有25公升的配額。

一天25公升是一個怎麼樣的概念呢?根據經濟部最新出爐的2016年國人生活用水量調查,台灣人每人每日的平均用水量已經逼近276公升。也就是說,開普敦市民現在每天可以用的水,只有我們的五分之一;萬一推行Day zero,用水量就只剩下我們的十分之一了。

這個情況說起來好像有一點危言聳聽,但卻是地球面臨水資源危機的未來寫照。

造成水源危機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乾旱。不過,這也不是開普敦獨有的問題。美國加州長久以來面臨乾旱問題;而巴西的聖保羅也曾經在2015年因為乾旱以及無效管理而陷入水源危機。

美國一個環境組織跟荷蘭政府及研究機構合作之下,設計了一個衛星監控系統,針對全世界50萬座水壩的水位進行監視,一旦水位下降,就能及早發出警訊。雖然這個系統還沒有正式投入運作,但是他們在這個月初發布了一份資料,點出目前缺水狀況最嚴重的四個水霸。這表示,這四個水霸所在的地區,很可能會在近期內像開普敦那樣,觸發Day zero等級的危機。

其中最嚴重的,是摩洛哥第二大水霸。這個水霸的水位在最近三年來下降了60%,已經達到十年來的最低水位,一方面是因為乾旱,另一方面則是灌溉用水量的增加。摩洛哥過去也曾經面臨這種程度的缺水危機,當時糧食生產量下降了50%,超過70萬人受到影響。

根據這份衛星偵測的報告,另外三個嚴重缺水的水霸分別位於印度、伊拉克,以及西班牙。

不過,專家也提醒我們,氣候變遷只是問題的一部分。當我們討論水資源危機時,千萬別忘了其他同等重要的因素,比如人口增長,以及無節制的工業和農業開發。

開普敦地區屬於乾燥氣候型態,人口大約四百萬人。把這座城市推向Day zero危機的,除了最近三年來的乾旱天氣,其實還有另外同樣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當地的人口增加和經濟成長。而民生用水,例如人們用來洗滌、食用的水,其實只占了人類用水的百分之三左右。農業用水量才是最多的,大約占了八到九成,其次是工業及能源用水。

我們以開普敦作為例子。這裡是南非的葡萄酒主要產區,2016年總共出口了超過4億公升的葡萄酒到歐洲及美國。葡萄酒的生產過程,從葡萄的種植到釀製,估計每公升葡萄酒需要耗費1000到1500公升的水。這還只是其中一種產業的估算;如果再加上其他類別的工業和農業用水,就會知道開普敦居民只省下了一點點日常用水而已

當然,這是全人類社會正在面臨的問題。我們回來看看台灣的情況。台灣西海岸人口密集,大型的重工業以及高科技產業園區也都設立在這裡,而且,這裡更是台灣最重要的農業耕地。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的水資源問題,其實就是資源的爭奪,而真正需要的,是有效的分配和管理。

水是地球給人類的禮物,但卻不是一種取之不竭的資源。簡單來說,人類今天面臨的水源危機,其中有一大部分原因是來自於人類自己的管理不當,而這通常又跟低效率甚至失靈的政府有關。對於開普敦的Day zero危機,南非媒體也有許多評論指出,南非政府的低效率,以及開普敦地區的政治分裂,也是這一次危機的罪魁禍首。而這又是當地的另一個複雜議題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