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這則新聞帶你來關心一下今年停擺的諾貝爾文學獎。主辦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學院,之前爆發史上最嚴重的性醜聞。而且不只是性侵或性騷擾,還有一連串的性別歧視、金錢和階級特權風波。所以上週瑞典學院宣布,將取消頒發2018年的諾貝爾文學獎,並處理瑞典學院院士費洛斯坦遜的丈夫阿爾諾特的性侵疑雲。說到這裡我先按個暫停鍵解釋一下,瑞典學院從1901年創立以來,開始負責頒發諾貝爾文學獎,而這個學院由18名院士把持,而阿爾諾特是其中一名院士費洛斯坦遜的老公。回到這個性侵案,我們把時間倒轉回2017年11月,當時有18名女子對阿爾諾特提出性侵和性騷擾指控。雖然阿爾諾對這件事全盤否認,但這波性侵指控讓瑞典學院大受抨擊,並引發辭職潮。原本由18名瑞典學院院士組成的文學獎評委員會,目前只剩10位留任,看來宣布下一屆文學獎得主前,瑞典學院需要努力恢復民眾對他們的信心。

再來,你知道空氣污染對我們的威脅到了怎樣的程度嗎?世界衛生組織報告顯示,每年有約700萬人因呼吸有毒等級的髒空氣早死;全球超過九成人口暴露在可能導致癌症、心血管疾病的危險級空汙環境中。而空汙等級最高的地區在東南亞及東地中海,當地空氣中有毒物質已超過WHO訂定標準5倍之多,大幅度影響當地窮困弱勢民眾。而受空汙影響較輕的國家,往往是已發展富裕國家。因為先進國家已採取措施解決國內空汙問題,例如英國官員提過的「國家健康緊急措施」,決定關閉當地燃煤發電廠。但面對空汙問題,那些最貧窮、最弱勢的國家往往都首當其衝。倘若我們不對空汙採取緊急措施,我們永遠無法實現永續發展。

第三則新聞來看看美國對台灣的精神喊話。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演說時表示,以目前的局勢而言,中國在體制上做出自由化、民主化的改革之前,很難說服台灣人支持統一。他認為香港模式下的「一國兩制」並不適合台灣。所謂一國兩制就是一個中國,兩種制度。莫健說如果實際和台灣的年輕人對話,你會發現牠們的DNA當中都嵌有一段『民主晶片』。中國最近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包括派軍機侵擾台灣周圍空域,或是利誘多明尼加共和國與我國斷交。甚至要求國際組織、企業的網站不可以承認台灣的自主地位,例如要求部分國際航空公司不能將台灣列入國家。他表示這樣的舉動不但沒有正當性而且無法達成任何目標。今年世界衛生大會將在5月21召開,但台灣卻受中國阻饒無法參加,所以莫健也藉機聲援台灣,表示美國支持台灣積極參與國際組織,特別是在公共衛生領域方面,他譴責中國打壓台灣國際參與,不僅讓世界錯失台灣的幫助,也會讓中方喪失台灣人的支持。

最後,兩百年前5月5日誕生的這位嬰孩是救世主還是惡魔撒旦呢?上週是馬克思出生200週年,而今年也是《共產黨宣言》發表170週年,所以在馬克斯的出生地特里爾小鎮有一系列的紀念活動。不過即使柏林圍牆已倒下近30年,馬克思仍是一位備受爭議的人物。為了紀念馬克斯,歐盟除了發行馬克思的紀念紙鈔之外,歐盟執委會主席在馬克思200周年紀念活動時發表演說。他說馬克思對於社會人權的關懷精神,可讓歐洲更團結穩定,他強調馬克思並不需為後人濫用共產主義的行為揹黑鍋。而中國也送特里爾這座小鎮一座5.5米高的馬克思雕像。但另一方面反對的聲勢也不小,德國的極右政黨也發起名為「將馬克思從寶座上拿下來」的遊行。共產暴政受害組織聯盟批評,對共產政權的受害者來說,接受這份禮物是「不尊重和不人道」的行為。馬克思的出生改變了世界,至於是把世人帶往天堂還地獄,這個就不好說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