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各式各樣的電子支付服務開始進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以台灣來說,悠遊卡和一卡通之類的電子票證服務,對民眾來說早已不陌生。另外,以信用卡或金融卡為基礎的支付或轉帳功能,只要跟其他的服務平台結合,就可能是我們平時使用的手機支付。

電子科技巨頭如蘋果、亞馬遜等公司,也相繼推出電子支付服務。就連我們以往必定會使用現金的情況,例如過年包紅包,如今竟然也有電商或金融機構推出電子紅包的功能。

乍看之下,「不用帶現金出門」的日子,好像離我們不遠了。會不會在不久的將來,現金真的消失而變成了歷史名詞呢?

當「無現金生活」正在全世界形成潮流的同時,也開始有一些國家的消費者開始懷疑,或者對於無現金社會抱持觀望的態度。

而我們今天要說的,是瑞典的故事。

根據一份今年年初發布的調查報告,在瑞典,每個星期至少使用一次現金的人,四年前有63%,而在過去的2017年,卻只剩下25%。而且,有多達36%的人完全不使用現金,或一年當中只使用一、兩次。

每當我們談到電子支付的話題,總會提到瑞典,因為這個國家可以算是目前公認最接近「無現金社會」的狀態,在那裡,越來越多商店拒收鈔票和硬幣。而且,瑞典政府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會發行數位貨幣作為支付和清算的媒介,更進一步實現無現金社會的夢想。

可是,當現金開始慢慢消失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之中,反彈也開始出現了。在瑞典早就有許多質疑的聲音,甚至有不少人對於取消現金交易這件事非常反對。

今年二月,瑞典中央銀行行長公開提出警告。他說,瑞典未來很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全體國民的所有支付流程,完全操控在私人銀行手上。大多數人當然會認為這非常不妥。這位央行行長因此呼籲國家立法,把支付系統的控制權力還給民眾,因為這是集體利益,不該由少數私人企業所控制。

瑞典中央銀行的警告引起了共鳴,許多民眾,公民團體和社會組織,也紛紛表示擔憂。網路安全領域的專家也說,當我們天真地相信可以放棄現金,然後完全依靠科技,我們以為這是進步,實際上卻是把整個社會的金錢流動變成一個集中在金融機構所掌握的封閉網絡。這樣的系統很脆弱如果戰爭來了,危機就很大;因為,一旦某一方掌控了網路伺服器,就等於控制了整個國家,連社會裡最基礎的日常經濟活動也會受到影響。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跟民眾生活更切身相關的課題,那就是個人的隱私權。

無論是基於什麼目的,只要把涉及個人隱私或個人行為的資料,集中到少數人手上,或被整合到集中式的系統裡,都不會是一件好事。

這就是現金交易以及使用電子支付之間最關鍵的差別。現金是最能夠保護隱私的交易工具,一旦以電子支付取代現金,這就表示需要有一個金融公司或支付業者之類的機構,來作為買方和賣方之外的第三方,介入這筆交易,而這筆買賣行為也會被記錄下來,成為系統中的歷史資料。

以現有的科技來說,電子支付會讓這一類交易行為的資料集中在少數人手上,無論掌握資料的是哪一類機構,都同樣危險,因為這表示社會體制裡握有權力的那一方,將更容易掌握某一個民眾的個人消費行為。說到這一點,我們首先聯想到的,就是政府對公民的監控。

瑞典海盜黨是一個倡導資訊自由,反對政府或私人企業監控的政黨。該黨的前議員表示,瑞典算是一個幸運的國家,因為過去一個世紀以來,都有一個好政府,所以瑞典人比較不會意識到,政府並不是真的可以完全信任。他所憂慮的是,無現金社會將會形成一個全面監控的社會。他以愛爾蘭為例子,墮胎在愛爾蘭是非法的,但是如果政府能夠追蹤所有交易,就能夠更輕易地確認哪些婦女曾經墮胎。從這個例子再延伸下去,我們會想到的是有些國家裡被壓迫的群體,如某些保守回教國家的婦女,或同性戀者,或任何弱勢族群。

又或者,如果一個國家的國民,連參與反政府的社會抗爭,或資助反對派的政治運動,都可以因為透過電子支付而輕易被政府當局追蹤調查,這對民主社會來說,肯定是一種嚴重的傷害。

瑞典的經驗的確給了我們一些省思。許多台灣人對無現金社會是有一些期待的。不用帶現金出門,的確很便利。但是,在追求便利性的同時,我們千萬也別忘了無現金交易的背後有可能隱含著這樣一個有點可怕的反面。

臉書公司近一兩年來不斷傳出的個資風波,一直到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個資濫用事件,其實也給了我們一些啟示。無論是臉書、Google或亞馬遜等各大企業,都已經發展成像是一頭巨大的怪獸,似乎無時無刻都在監視著我們的生活。試著想像一下,如果這些大企業或政府,再進一步掌控我們的日常消費行為,比如,連你三餐吃什麼、生病時吃什麼藥、購買過什麼貼身用品,也都可以被輕易追蹤的話,到時候我們也就真的成為完全赤裸的人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