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老闆,人生苦短,不如聽個「故事」解解悶?
 

時值戰國末年,風蕭蕭雨飄飄,大小戰爭不停歇,在六國互相魯小,秦國越來越強大的這刻,一位憂心忡忡的老傢伙,噢不,是老學究踏上時代的舞台,準備來一場儒家繼承者最後的壯年之遊,究竟他怎麼遊,遊去哪?讓我們看下去…..

趙國男兒荀子,名荀況,被人尊稱為荀卿,在漢代又因為剛好有位宣帝叫劉詢,為了避諱,換稱謂孫卿,趙國人。

荀子長大的趙國,剛好在一個特殊的時刻。

戰國七雄中,趙國北方接的就是當時凶狠的匈奴,沒錯,就是秦始皇傾盡國力,弄出世界奇觀萬里長城要擋住的野蠻人,常常搞的華夏人很頭痛的民族。不管哪個朝代,只要這樣的邊境戰爭爆發,總會有個某某將軍在出發前大叫:「華夷不兩立,中原文化不能亡。」來振奮人心,但趙國的趙武靈王,卻不是這麼想的。
 

在其他國家互相爭戰,互相魯小的時候,趙國很常跟匈奴正在打個你死我活,有一天偉大的趙武靈王打過幾場硬仗後,坐在樹下沉思,被落下的果實打到頭,突然醒悟原來地球有……,歐不,是突然醒悟到華夏文明在匈奴騎兵的強壯與殘忍底下根本一文不值,不管你有多文化,人家野蠻人雙手劍旋風轉一轉,一切都會變成破爛,人民都會變成奴隸。

所以他決定要重新學習成為野蠻人,要全國軍民穿上胡服,跨上馬匹學習騎射作戰,大聲宣告:「假文青掰掰,匈奴時尚才是未來的趨勢!」這個措施馬上提高趙國戰力3000點,成為和野蠻程度不輸匈奴的秦國可匹敵之國家。

歷史上最常出現的教訓就是,文明在戰時往往不堪一擊,東西方都一樣。

這個劃時代的軍事演變,開啟中國騎兵之先。

趙武靈王在位的期間,正好是我們小荀子幼年的時候,那是一個人人穿牛仔褲、T-shirt騎馬滿街走的光景,跟其他國家還在寬袖、長掛佩玉形成顯著的對比。這也再次證明了,現代人的衣著品味,基本就是胡人眼光,所以別再搞甚麼種族歧視了。

說了這麼多,老闆要說的是身為一個趙國男兒,當人人都崇尚武勇,狂點武士技能的時候,我們的小荀子卻踏上了另一條傳承文化的路。

我們的小荀子從出生到40、50歲之間的經歷,抱歉,歷史記載一片空白,但一出場就不是開玩笑的,據《史記》記載,他老50歲才到了當時老派強國「齊國」去遊學,還在當時最有名的學術研究院稷下學宮,以儒家繼承者自居奮力與大家切磋,切到最後無人能敵,成為院長,還當了三任。

甚麼?這個上次老闆在韓非子那篇說過了?那還有件事你一定不知道,就是正當他老在齊國讀研究所考博士的時候,他的家鄉趙國發生了場左右戰國時局的大戰──長平之戰,是由秦國殺神白起PK經驗老將廉頗的世紀之戰,相傳兩國在前方戰鬥跟後方支援,動員幾近一百萬人,死傷也將近80.90萬,放在現代,聽起來仍相當震撼。

更不幸的是,趙王因為謠言換下廉頗,派趙括出戰導致大敗,被白起坑殺40萬人,而且死的大部分都是青壯年人。

如果你是荀子,這個消息傳來,你心裡會想甚麼?

試想在人人武勇的趙國,荀子選擇去學儒家,是否早看出了野蠻背後的弱點?他奮力學成之後還大老遠的跑去齊國最高學府,是否就是要驗證自己的作法有沒有錯誤呢?他是否有想過他這一趟跟各國大師切磋完後,要回去讓趙國更富強呢?

現在再想一次,如果你是荀子,長平大戰趙國慘敗的消息傳來,你是不是會空虛、寂寞、有點冷,歐不,是經此一戰,趙國再猛,死傷的青壯年好幾十年內都不可能補的回來,就算有方法,有人可以執行?荀子此刻可能充滿了落寞跟悲傷。

但他痛定思痛,東家不打打西家,人生不能碰碰胡,至少也要雞胡,才堅強學習達成連任院長的事蹟。

人怕出名豬怕肥,三任院長帶來可能實現抱負的名聲,也帶來了小人的覬覦,院長的位置當三次,退休金跟福利都讓人看得牙癢癢,終於齊王因為接收了太多讒言,為了耳根清靜,就請走了我們的老荀子。

於是,近70歲的他,又踏上了茫茫旅程。

楚國縣長、補習班教師

還好之前齊國被另一個北方野蠻人燕國打的屁滾尿流之時,荀子短暫去了楚國避難,當時楚國的大名春申君,就暗暗地看中了他。

這次再來,春申君決定給他一個二次就業的機會,當蘭陵縣縣長。

這是荀子第一次真正有機會治理地方,必得大展手腳向孔子致敬一下,是故他內強經濟,外打土匪,制定社會規範,楚國一時欣欣向榮,據當時路邊小童的說法,荀子老伯上任沒多久,他班上的同學考試都得了一百分呢。

不過你知道的,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如果你很有才爬到高位,自己做主那是最好,但如果你是跟著某個老闆當心腹幕僚,老闆一垮台或變心,你很快也不用混了。

七老八十了,春申君居然還比自己早走,荀子真的想都想不到,本來以為應該有機會做到死,沒想到老闆卻先死,想當然他也被辭職走路了。

80幾歲失業,又沒有退休金,只好跟儒家前輩一樣操起補習班舊業,也希望有人繼承開創大同世界的不可能任務,只是收到的高徒,出去後卻是不顧禮樂只重賞罰的法家大師,應該是他始料未及的事。

戰國最後一位大儒荀子,最終死於蘭陵,也葬在蘭陵。

對於一個儒者,死後屍骨沒有送回家鄉,是件大事,但對看透戰國末世的人來說,可能知道無論在哪,儒家可能都無立足之地,也無所謂家鄉了,但若他地下有知,漢代幾乎所有的制度都是參考他的方式設立,或許可以得到一點安慰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