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2018的伊拉克選舉結果出爐,由什葉派領袖薩德所率領的「進步陣線」勝選。伊拉克一直都是美國和伊朗的代理戰爭的戰場,也是個政治混亂的國家。今天薩德的獲選讓美國和伊朗都緊張了起來。而今天這位薩德又是何方神聖?薩德原本僅是個什葉派的地方教派領袖,在美國2003年推翻海珊政權後引發當地什葉派居民群起抗爭,才讓薩德成為全國知名的人物。而在好幾場伊拉克的流血暴動中,薩德都指控美國的干預,也好幾度惹惱美國大老,所以美國一直都看薩德很不順眼,覺得他是不聽話的小老弟。薩德認為,伊拉克就是伊拉克,不應受到美國或伊朗的影響,更別說成為美伊的代理戰爭場地。如今,薩德是否會為歷經海珊政權垮台的伊拉克帶來新氣象呢,這不僅伊拉克選民企盼的,全世界也都屏息以待。

再來,相信大家對印部性別歧視的問題都不陌生。印度重男輕女的傳統讓許多女嬰逃不了墮胎的命運,就連出生的小女嬰要活下來都是件難事。研究報告指出,印度性別歧視導致當地每年有近24萬名女嬰喪生,而且這並不包括墮胎等產前死亡。因為家長疏於照顧,導致她們的營養及醫療照顧都不足。研究團隊分析46個國家的人口數據,一般而言在自然條件和沒有性別歧視的國家,5歲以下女嬰死亡率應低於男性。不過結果顯示,2000至2005年期間,印度每年有23.9萬名女嬰因性別歧視喪生。這其中印度北部地區,由於教育水平低、人口密度及出生率高的農村地區最為嚴重。性別平等不單涉及教育、就業或政治權利,還關於照顧、接種疫苗,最終影響這些無辜女嬰的生存。

第三則新聞也跟歧視有關。上個周末,澳洲雪梨西北部的萊德市內出現多張充滿種族歧視用語的海報,訴求「終止亞洲移民」,抗議移民搶了澳洲人的工作機會。其中一張海報被PO上了網站,寫著「亞洲人不要再來了。亞洲人的臉孔不應該出現在澳洲。我們只說英文」。抗議澳洲政府發出工作簽證給外國人,指稱「亞洲人來了就不走了,澳洲人都因此失業了」。埋怨澳洲當地的亞洲企業自身種族意識超強,只雇用亞洲人,發工作簽給亞洲人是政客短視近利的行為,只會扼殺澳洲文化。其實這些種族歧視的話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澳洲出現了。去年二月一位亞裔澳洲人投資的工地告示牌內就被貼上一張類似的海報;2014年一場拍賣會的海報上也被貼了相同的手寫標語。雪梨萊德市首長申明「萊德是澳洲最具活力和多元化的城市之一,我們為我們的多元文化而感到自豪,充滿種族歧視的仇恨言論在這裡沒有立足之地」。

最後這個新聞同樣發生在澳洲,上週澳洲羅坎普頓在河岸廣場舉辦推廣牛肉活動,展出本地學生彩繪的6頭公牛塑像,有2名來自台灣的學生在其中一頭塑像上繪製尖吻鱸魚形狀的中華民國國旗,卻遭當地政府塗掉。羅坎普頓市長史崔羅在澳洲「晨報」聲明指出:「中國駐布里斯本副領事和我們的一名官員接觸,並傳送尖吻鱸魚形狀的國旗照片,上頭清楚寫著台灣兩個漢字。」暗示澳洲把這他撤掉。因為澳洲政府和中國達成的協議是,澳洲不承認台灣是獨立國家,因此不能有國旗。尤其在國旗上頭寫著『台灣』讓事情更加敏感。區政府發言人表示:「我們做出決定改變展示中的公牛塑像,以符合澳洲政府遵循一個中國政策的作法。」澳洲在中國的施壓下不得不選邊站,同時也可以看出,中國在國際上對台灣的打壓真是無所不在。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