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罵的時候很開心,被起訴的時候為了替自己辯解就「硬拗」。今天找一些轉得很硬的例子搏君一笑😂

第一個是台中地院的例子:

什麼婊子,我是說ㄅㄅㄅㄅ...包子啦!

A與B因為代購衣服產生糾紛,A就在臉書社團內PO出糾紛內容,並寫著「我龍心大悅決定放過這個BIAO ZI」。B認為自己被罵「女表子」,就去地檢署提告。

(我怕被檢舉貼文所以就分開寫啦你們看得懂就好)

到了法院,A辯解「BIAO ZI」不是在罵人,是覺得B很像皺著臉苦情哀求退款的「包子」,每個人對包子感受不一,也許有人覺得包子很可愛,不是在侮辱B。

法官最後….當然是沒有信啦!

 

第二個是高雄地院的例子:草泥馬,很可愛啊!

A、B是工作競爭對手,一直以來都相處不好。某日因為糾紛,A就在工作場所當著B的面罵「草尼馬,你看什麼看!」,結果就被起訴。

A的律師辯解,「草尼馬」意涵兩極,有人拿來形容可愛,也有人拿來當髒話,當天A的用法不是用來罵人的。唉啊~你看看當律師多難,還要硬拗這種自己都不信的話!
法官認為,A、B本來感情就很差,難以想像會彼此誇獎可愛;假如說身處在牧場或動物園,還可以相信草泥馬真的在講馬,可是當天是在工作場所,難以想像有任何羊駝在旁邊,法官怎麼會相信這種說法呢?

 

第三個是在台中地院的例子:

我不是故意罵人,是「印記理論」讓我這樣做啦!

A罵B人扎,被判公然侮辱有罪,法官命令A要寫道歉啟事。沒想到A假借道歉啟事,故意強調「人扎」、「這個人扎」,還把別人名字改成有「扎字」的,因此又被告了一次。

A狡辯自己會這樣寫,是因為歷經前一個訴訟與警局作筆錄,導致在腦海中不斷產生B與人扎之間的強烈聯想,以至於書寫出來的時候還是寫出不好的話,這個是心理學上的「印記理論」,屬於自然現象。法官認為,寫錯至少要更改,但A更正的方式是用紅筆特別畫叉或雙引號,根本是在強調,不是更正,因此讓A獲得了第二份有罪判決。

 

不過啊,真的要賭一口氣罵人,要不就乖乖道歉,要不就勇敢認罪,轉得這麼硬真的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還要律師去想奇葩的理論來脫罪。

法院是個明理的地方,奉勸真的不要硬拗啦!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