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的發言又再次讓各國神經繃緊了!

白宮在12月5 號表示,川普可能打破美國幾十年來的外交慣例,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這等於直接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關於以色列的首都,背後有一個複雜的歷史故事。以色列當然也認為耶路撒冷是自已國家的首都,耶路撒冷的確也在以色列政府的控制之中。但是,對於世世代代都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穆斯林巴勒斯坦人來說,雖然他們的建國運動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同,但在他們的心目中,耶路撒冷也是巴勒斯坦的首都。

這就是矛盾的所在。如果說耶路撒冷這個城市集合了整個中東歷史和政治的矛盾和衝突,其實一點都不為過。

阿拉伯人過去一直把今以色列領土的區域,也就是巴勒斯坦地區當成家園。可是,從基督教聖經或猶太教經典來看,這個地區也是猶太人的故鄉。

耶路撒冷這座古老的城市,就座落在巴勒斯坦地區,同時是基督教、伊斯蘭教和猶太教的發源地,更被這幾個宗教的信徒視為聖城。

大約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猶太人開始醞釀建國計畫,他們認為猶太人應該回到民族發源地,建立屬於自己的主權國家。當時,歐洲的猶太人遭到德國納粹的迫害,這一段慘痛經驗讓猶太人的建國運動變得更迫切。

於是,大量猶太人湧進巴勒斯坦地區,從此以後,猶太人和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之間的衝突,就不曾間斷。

1947年,聯合國把巴勒斯坦地區一分為二,建立兩個分別屬於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獨立國家。不過耶路撒冷因為地位神聖,而且歷史背景太複雜,所以不屬於任何一方。

因為雙方對土地劃分有爭議,後來猶太人就在1948年建立以色列國,但是巴勒斯坦國卻始終沒有得到國際的認可。

兩方的糾紛至少引發了五場大型戰爭,這個地區更被視為西方世界跟伊斯蘭世界之間的戰爭。根據當初的劃分,以色列只控制耶路撒冷西城區,但在後續的戰爭中,以色列進一步併吞了東城區,占領了整座城市。

猶太人親近西方世界,他們的建國運動得到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的支持,在經濟上也享有優勢。雙方的懸殊地位,逼得阿拉伯人採取恐怖行動,結果又被西方社會污名化。如今,阿拉伯人被限制在特定的範圍內生活。當以色列開始在國際上建立他們的政治和經濟地位時,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卻彷彿活在人間地獄裡。

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的主權問題錯綜複雜,也非常敏感,幾十年來的爭執和談判,幾乎沒有帶來任何建設性的結果。專家認為,川普這次決定搬遷大使館的,會導致和平談判破裂。

川普的確踩到了紅線。這條紅線,牽動著整個中東的政治局勢,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冒然觸碰。大多數跟以色列建立邦交的國家,都把大使館設立在以色列最大的商業城市特拉維夫,而不是敏感的耶路撒冷,美國也不例外。

美國國會曾在1995年通過一條法案,也就是「耶路撒冷大使館法」,這個法案要求美國政府將原本設在特拉維夫的大使館,搬遷到耶路撒冷。美國以及大多數承認以色列國家主權的政府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但那只是形式上的承認。在現實中,考量到國家安全以及中東的和平,美國總統可以每隔六個月簽署一次「延緩搬遷」的命令。從1995年到現在,每一屆政府都會定期簽署,讓大使館繼續留在特拉維夫,以維持現狀。

一直到川普擔任美國總統。這一次,他決定不再簽署「延緩搬遷」的命令。

川普說自己是在實現競選期間的承諾。政治評論家認為,川普的定獲得美國猶太人和基督教福音派教徒的普遍支持,為他在美國國內帶來政治上的利益。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認為,川普的決定是「邁向和平的重要一步」;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則公開表示,川普的決定將開啟「地獄之門」。

除此之外,美國的盟友包括英國、法國、德國等國的領袖,都表態反對,一致認為這項決定會影響中東和平。

聯合國大會在上個星期四召開緊急特別會議。會議召開之前,川普還高調向各國施壓,表示會對那些不支持他的國家撤銷財政資助。儘管如此,聯合國大會的表決投票結果出爐,193個成員國之中,有128票反對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只有9票贊成川普的決定,另外35票棄權。這項聯合國大會通過的決議,雖然沒有法律約束力,但的確是一道強而有力,而且具有政治分量的國際壓力。

川普表示他會堅持己見,認為美國的決定不該受到其他國家的左右,然而,一旦涉及國際政治,尤其是中東局勢的敏感神經,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必然還會持續受到各國的密切關注。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