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兩個孤娘〉
  
失眠一夜,桂芳仍舊來了。
  
廳堂牆面貼了雙喜字,椅凳上坐著一個紙糊人偶,身披白紗禮服,慘白手腕掛著一對金手鐲,凳子四周擺放衣物鞋襪、金飾花粉及紙糊房車。
  
紙偶的臉紅撲撲的,衝著桂芳笑。
  
趙媽走了過來 悄悄對桂芳說:「妳若願意就幫小瑩洗身吧。」
  
桂芳在案前燃起一柱香,捧起香爐走進浴室,擰乾毛巾細細擦拭香爐,就像過去她為趙瑩擦乾溼髮那樣仔細。
  
趙瑩總愛頂著半乾髮絲,撒嬌說:「結婚後妳還是要對我這麼好喔!」
  
但趙瑩死得太突然,桂芳還欠她一個婚禮。
  
桂芳愛她,生死兩隔也想與她相伴一生,不料引來趙爸勃然大怒:「妳們以前搞什麼同性戀我管不著,現在小瑩嫁給妳,到時誰來拜你們?要當孤魂野鬼?」
  
想起趙爸的話,桂芳慘然一笑,重新將香爐供回案前。
  
轎子已等在門口,趙瑩爸媽燒化了紙糊的衣物鞋襪及日常用品,新郎與媒人也走進廳堂。
  
大喜之日,男人卻衣衫不整,一頭垢膩油髮,嘴角還有檳榔渣。桂芳別過頭去不忍看,居然是這男人,用髒污手指在路邊撿起放了趙瑩八字的紅包。
  
眾人將拭淨的香爐及紙偶請進轎內,紙偶一逕笑著,彷彿下一秒就要笑出淚來,白紗凌亂塞在轎裡。桂芳心知肚明,那不是趙瑩夢想的婚紗。
  
媒人扯著喉嚨,對趙瑩爸媽道著恭喜。
  
時辰已到,轎起,雨便絲絲落下。
  
「阿芳,」趙媽輕輕握起桂芳的手,「男有分,女有歸,這樣對小瑩比較好。」
  
桂芳沒有說話,靜靜佇立門口望著遠去的轎。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自己也該找個人嫁。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