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每年有超過三萬人前往澳洲打工,有的人是為了更高的收入,有的人則是為了得到更豐富的人生閱歷。

澳洲的法定最低時薪是22.13澳元,大約相等於新台灣五百元。以台灣現在普遍的低薪狀況來說,確實相當吸引人。但實際情況真的有如我們想像的那麼美好嗎?出國打工,人在異鄉,會不會讓自己的處境變得更脆弱,甚至變成雇主剝削的對象呢?

最近有一份來自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和雪梨理工大學的共同調查研究,發現當地外籍勞工的薪水被雇主偷盜的情況非常猖獗。這兩所大學在去年九月到十二月期間,透過十三種語言在網路上進行調查,有四千多位來自一百多個國家的短期移民勞工接受訪問,其中以外籍留學生和背包客為主。調查發現,大約三分之一的受訪者,得到的薪水只有法定最低時薪的一半,甚至有超過兩成的外國人,得到的時薪還不到12澳元。

這份研究還指出,來自亞洲國家的勞工是被剝削得最嚴重的一群。例如,來自中國、越南和台灣的移民勞工,有四分之三只領到17澳元的時薪。但是,來自歐美國家的勞工,卻只有三分之一得到這樣的待遇。兩者比較之下,讓人不禁想問:這難道是澳洲社會對亞洲人的種族歧視嗎?

與其說是種族歧視,我們不如從更現實的文化和經濟結構來看待這個問題。

來自亞洲的勞工比較可能面臨語言隔閡,找工作不容易,於是雇主利用他們這項弱點,刻意壓低薪資。在澳洲,許多亞洲人只能選擇門檻最低的餐飲業和農業,而這兩個領域就是薪資剝削情況最嚴重的產業。有一位持有打工度假簽證的受訪者說,今年在昆士蘭省的一些農場,採摘小番茄的工作時薪只有5澳元,還不到新台幣一百二十元。

除了語言隔閡,亞洲人的薪資被苛扣得特別嚴重,還可能源自於另一個因素。這些來自亞洲的短期移工,他們在原本的國家也普遍面臨低薪的問題,所以,即使在澳洲被剝削,卻還是比他們在家鄉時賺得更多,再加上人生地不熟,不容易找到新工作,因此為了生活,只好對雇主的作為忍氣吞聲。

這份報告的其中一位作者透露了一件相當讓人震驚的事。他說,高達86%的受訪者認為自己領到的薪水太低,但是辭職後也不容易找到更好的工作,所以,他們還是會為了現實的考量而待在原地,繼續眼睜睜看著雇主把他們的薪水偷走。

澳洲的整體勞動市場,有大約一成的人力資源來自短期移工,人數超過九十萬,其中包括持有打工度假簽證的人,以及外藉留學生。根據澳洲的勞動法規,只要持有合法工作簽證,這些外國人其實也跟當地人一樣,享有勞工權益的保障和福利。調查報告的作者也呼籲所有在澳洲工作的外國人,一旦遇到不公平待遇,應該即刻向相關單位提出申訴,以維護自身權益。

台灣多年來的低薪問題迫使年輕人另尋出路,而澳洲一直是他們尋找短期工作的熱門國家。到目前為止,曾經前往澳洲工作的台灣青年已經超過二十萬人。

出國打工度假,賺錢的同時也能開拓視野,的確是非常可貴的人生經驗。可是,到了國外,尤其是先進國家,就以為勞動條件就一定會比台灣更好,這樣的期待就有點不切實際了。只要在雇主和雇員之間出現權力不平等,或者資訊不夠透明,權益就有可能被侵害。到了陌生的地方,大部分工作又是透過仲介安排,所以出國打工的人可能不夠了解實際的工作環境和當地的生活狀況,往往到了工作崗位之後,才發現一切跟自己所設想的落差太大。

在這個時代,資訊和知識就是最佳的防身武器。一旦決定出國打工,就應該善於利用各種資訊管道,多了解自己身為勞工的權益。例如,透過澳洲政府主管機關的管方網站,就可以查詢法律規定的薪資範圍,以及工作福利。

總而言之,勞動剝削不分國界。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具備勞工意識,並且多關注勞動權益的相關議題,才是保護自己的最好方法。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