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八卦板有一個很紅的新聞,就是女生知道自己罹患了性病,卻還隱瞞這樣的事實還去從事援助交際,而這剛好跟刑法最近的修正案有關!

 剛剛說到的這個行為,可以構成刑法第285條傳染花柳病罪,而如果是愛滋病毒,就適用特別法,也就是「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的第 21 條!

 新聞報導說,如果有人曾經和帶有愛滋病毒的性工作者交易過,這人就有可能以被害人的身分去警局提告,不過,提告了也不容易成立,那是因為特別法的第21條有提到,必需要符合一個條件,那就是"明明知道"自己罹患性病了,還繼續與人發生性關係,也就是明知故犯啦!

 比如說我們剛剛提到的八卦版新聞,這個女生是在4月2日才確診感染愛滋病毒,那麼在這之前接到的客人,就很難主張她是「明知」自己罹患性病還進行交易了。當然你可以說,她可能之前就知道自己有性病啦,但這就真的很難證明了! 

 還有另一個問題是:法條要求要「傳染」性病之後才會被當成是有罪,假如一個人與有性病的性工作者發生關係,而沒有被感染的話,那這位性工作者就不構成犯罪囉。

 傳染花柳病的罪名大概是上個世紀定下來的,最重只罰一年以下而已,也許是因為這樣,不久之前行政院決定修正刑法的提案中,就把這條罪刪除了,往後,這樣的情形就當成一般傷害罪來處理了。

 用傷害罪來處理的差別在於:

 第一,傷害罪的刑度比傳染花柳病罪高上許多,傷害罪最高可以罰到3年,比起原本的處罰上限高了三倍。

 第二,以前傳染性病要「明知故犯」才會成立,如果未來變成傷害來處理,那麼不論是明知故犯,還是不知道有性病所以過失讓別人感染,都可能成立!不過,過失傳染花柳病的處罰比以前低許多,最高罰到六個月而已。

 刑法刪歸刪,被傳染的受害人比起提刑事告訴,應該更想提民事賠償的訴訟,畢竟感染了就是想要醫好,當然就會希望加害者可以負擔高額的醫藥費。

 這時候就要想辦法證明對方是故意傳染、還是過失傳染,加上侵害你的身體、健康,進而才可以主張醫藥費與慰撫金的賠償。

 性交易說要納管說了很久,但我國總是礙於各種理由無法執行。雖然可以理解各種社會上的考量與阻礙,但如果積極管制,至少可以透過事前篩檢的方式,來避免性病的傳染和氾濫囉。

 -----以上內容經由律師談吉他授權錄製-----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