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老闆,人生苦短,不如聽個「故事」解解悶?

除了家賊難防,你更應該小心坐隔壁笑得你心裡發寒的同學。

身為終結戰國的法家思想之集大成者──韓非,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身為一位寫書寫到秦始皇都拍案叫絕的暢銷作家,是如何一頭栽在同學的陷阱之中,死於非命?讓我們看下去......

我們的命案主角韓非先生,生於韓國,是個貴族富二代,曾有人說他養尊處優,嬌生慣養,比不上布衣出身的人,老闆我只能說俗人總有俗人的刻板印象。

韓非積極向學,學了之後積極進諫國君,國君不聽還奮力寫書,寫了十萬多字。

先秦的暢銷作家中,產量跟他一樣大的只有荀子跟莊子,一個是先秦最後一位儒家大師;一位是中國最後一位道家大師

加上後代雖然很愛幹譙韓非的學說把人看的很無恥,不過聖明皇帝的做法,多半都是依照他書中的思想當參考,運用刑德、恩威把底下的人吃得死死的。

中國先秦之後兩千年的皇帝制,可說奠基於他老哥的想法,試問,放眼望去,在本世紀哪個富二代有他的成就?

甚麼?你說漢代不是獨尊儒術,將儒家擺在第一位嗎?這是個收買人心跟包裝法律的作法,是高段的行銷手法,就像用漂亮緞帶跟繽紛色紙包裝一盒老鼠藥那般,本質是法家,外表卻假裝自己溫文儒雅。

韓非自己就非常不屑儒家,認為養一堆高談闊論、戰時無用的人,不過是浪費米飯,將他們列為侵蝕國家的五蠹之首,要是他看到後代用儒家來裝飾他的學說,不知會做何感想。

回到正題,韓非身處的韓國,於戰國末年已相當貧弱,有鑑於此,他決定去找可以救世的學問,試圖扭轉乾坤,奪回旗幟,歐不,是奪回韓國應有的驕傲。

諷刺的是,他拜的老師就是當世大儒荀子。

荀子身為戰國最後一位叫的出名號的儒者,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

他本是趙國人,後在齊國稷下學宮稱霸,三為祭酒,意思是他是當時齊國國家研究院的院長,還當過三任。

後來齊國被燕國打趴,就去了楚國,秦國又跑來打趴楚國,他就又回了齊國,最後在楚國春申君的賞識之下,當了蘭陵令,即是蘭陵的縣長,聽說還治理的相當不錯。

好景不常,先秦所有大儒的命運都是如此,春申君一死,荀子的官職也就被廢,之後便跟孔子、孟子一樣,致力於教育。我們上進的主角韓非,就是這時進了荀子之門,而那個可怕的同學李斯,也是差不多同一時間進門。

荀子思想跟前輩有點差異,囉嗦程度也是有增無減,如果你覺得《孟子》很煩,那你看《荀子》時會更煩。不過他從經驗的立場上提出人性可能頗黑暗一事,讓後代儒家對他頗有不滿。

他說把兩個小孩放一起,再給個玩具,他們一定會搶吧,如果尚未接受太多社會污染的赤子都這樣,那麼可以認定人之初,不一定性本善。

多麼有建設性的說法跟實驗,堪稱社會行為學的中國研究先驅,在這樣的立場上,他也認為人性不可靠,要靠確切的禮樂制度規範,人才可以維持皇城之內的和氣。

就像好的勞資關係需要聖明的老闆,完善的政治制度也需要智慧的君主,但戰國後期的君主因為早期都近親通婚,多半有點啪代,嗆他們毫無意義,所以荀子只好諄諄善誘,寫出落落長的賢明君主養成說明書,希望白痴也可以懂得「第一次當君王就上手」,我們的《荀子》一書就這樣橫空出世了。

反觀韓非,他就更直接的面對現實。

人與人本身就是因為利益而交往,管你是老爸還是兒子,有好處一樣會晃點你,所以人性不只不可靠,還很卑劣,甚麼禮不禮的,根本脫了褲子放屁,直接訂下法律,不照做就去死,如此乾脆的多。

而且,白癡終究是白癡,你給他一套從內到外的心靈課程,有時還要賭命進諫道德有的沒的,讓自己展開一段勇者鬥惡龍的旅程,不如直接告訴他怎樣魯小別人,讓別人給你賣命,讓他當個慣老闆,這樣的條件更誘人。

其實韓非從儒家道德轉到法家制度,不能說他本身就有暴力傾向,請看看戰國末期的VCR,上面沒腦、下面亂搞、殺人遍野、餓俘滿路,連他老師這樣有才的人,都不免歸於田野,死於異鄉,這世道不用些重法,不出點有建設性的看法,行嗎?

滿意自己論點跟方法的韓非,學成返鄉,歸國的那些年,韓非不斷上諫韓王,希望老闆能夠聽取他實質拼經濟,跟不必跟買二手軍艦也能增加國防實力的辦法。

可惜,就像他自己的觀察,白癡終究是白癡,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只有更無知,沒有最無知」,韓國老闆就是這樣,寧願繼續敗光家產,也不願理他。

韓非就在空有激昂,卻不被聞問的日子裡,寫下字字鏗鏘的《韓非子》,他書中最大的特色就是,時不時就會很憤怒,但他跟一般鍵盤鄉民不同,除了很會酸人以外,還酸的很有道理,酸完之後還會有系統的告訴你你該怎麼做,也算是苦口婆心,這點其實跟他老師荀子有點相似。

這本歷來帝王百大必讀經典之作,傳到當時秦國君王贏政手上,其中〈孤憤〉、〈五蠹〉兩篇被未來的始皇帝大大讚賞,拍案大叫:「太猛了,寡人如果能見到這個作者,跟他要個簽名書、當個朋友聊聊天,我這輩子就沒有遺憾了。」

跟韓非同門的李斯早就藉由呂不韋的介紹,接近贏政取得他的重用,在旁聽見這句話就挑挑了眉說:「阿,這是我同學韓非寫的喔!」始皇帝一聽作者就在隔壁,欣喜若狂,少女心大作便發兵攻韓,打的韓王一頭霧水。

後來韓王聽說秦王是為了追星而來,馬上就送韓非出使秦國,說不定臨行前還跟他壯士斷腕的說:「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了甚麼,想想你可以為國家做甚麼,你不是想報效國家,機會來了,千萬別錯過!」

聰明如韓非,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只是棄子?不過反正這裡已經爛透了,換個有老闆賞識還有同學幫忙的公司,應該也不錯,加上自己也算韓國宗室,幫國家擋擋災,也算賣老東家個面子。

孰不知這個決定,卻讓他走向死亡。

李斯一句:「那是我同學寫的」,導致秦王瘋狂爆打隔壁,終於讓韓非來到了秦國。

「果然是同學,讓韓非有一展長才的舞台了!」如果你是這樣想,那麼請回頭看看韓非說的:「人性不只不可靠,還很卑劣」,李斯一介布衣,成績也不是最好,還挖空心思爬上最有前途的帝王身邊,自知韓非比自己拔尖,為何要讓他來搶位置?

除非,李斯在聽到秦王讚嘆韓非學識時,早下定決心親自處理這位可能會威脅到自己的同學,所以才假意搭話,讓他來到秦國,方便下手。

說實在的,一個公司如果進了富二代跟白手起家的總經理人才,吃虧的往往是富二代,李斯就是那個會說話、有手腕不完全靠學問爬上來的平民人物,韓非不只沒有手腕,看他在韓國的表現就知道了,還不會說話,歐,這裡說的不會說話,是真的不會說話,韓非寫文章厲害,但是天生口吃。

《史記》上面說始皇帝見到韓非本人很高興,但沒有馬上重用。奇怪了,既然這麼愛他,為什麼不馬上任命為內閣官員?很有可能也是因為他的口吃,讓始皇帝需要多點時間了解他。

這一切都在李斯的計畫中,多年同窗,他太了解韓非的弱點,而韓非可能還傻傻的相信老同學的引薦,在行館中等雄圖大展的那天。

李斯看看時機差不多成熟了,就聯合另一個大臣姚賈,一起跑去跟始皇帝說以下這段話:「我知道大王很愛韓非,但他是韓國人,韓國人為了國家榮譽上自偷人文化,下至打球犯規甚麼事幹不出來,特別他又是宗室公子,一定不會效忠秦國,說不定是模仿無間道來臥底的,大王你不怕嗎?」

想起梁朝偉在電梯中被劉德華開的那一槍,始皇帝確實有點怕怕的,就下令囚禁韓非,擇日處死。

一個人有多愛你,相反的,他也可以多恨你。

還好,我們的始皇帝還不算傻,畢竟他可不是近親通婚出來的產物,想了幾日,後悔準備赦免韓非,派人去到牢獄之時,發現韓非早已服毒而死。

誰毒的?相信你也知道。

事後李斯只要跟始皇帝說:「大王你說擇日阿,我就擇了個黃道吉日送他上路。」然後拍拍屁股就沒事了。

據說本來韓非看到毒藥之時,還想要去找秦王辯駁一下,但是口吃又心急人家根本聽不懂他說啥,一代思想大師就此殞落在同學手裡,不知韓非死之時,是否都還沒懷疑過李斯呢?一想到此,老闆我就不禁感嘆莊子說:「人心險於山川」,真是至理名言。

故事結束了?不,位極人臣的李斯最後也因為別人的讒言,落得腰斬與夷三族的下場,歷史總是證明了一件事,今天你怎麼對人,明天人就怎麼對你,不得不慎阿。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