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4日,從美國東岸到西岸,成千上萬的高中生集體離開教室,走上街頭,向美國政府和人民高喊:「夠了!」他們說,美國一再發生的悲劇,真的夠了,請還給學生和老師一個安全的校園。

就在一個月前,2月14日當天,美國佛羅里達州派克蘭的道格拉斯中學傳出槍聲,一名被退學的學生持槍進入校園濫殺,暴發了一場大規模的槍擊事件,最後奪走17條人命,死者包括學生和教職員。這是美國最近發生的一起嚴重校園槍擊案。有部分美國人認為,如果政府和人民再不做出改變,這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一個月後,美國各地的高中生嚮應了這場集會活動,一方面是為了哀悼佛羅里達州校園槍擊事件的受害者,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喊出他們的訴求。

這場上街集會的活動,在美國各地時區的早上十點開始,根據計畫,集會原本打算持續17分鐘,教職員和學生一起罷課走出教室,這場集會的每一分鐘,都代表佛羅里達州槍擊事件中的一條生命。

但是有些地方的集會超過17分鐘。像是華盛頓特區的白宮前面,就有幾千名學生聚集示威超過17分鐘,他們要求政府要加強槍枝的管制。

美國曾經暴發的槍擊案,當然不只這一次。去年10月拉斯維加斯的音樂會上,發生了美國史上其中一起最嚴重的槍擊案,,槍手從飯店高樓對著樓下的民眾掃射,結果造成59個人死亡、五百多人受傷的悲劇。

就算慘劇一再發生,學生也發動了大型抗議集會,但是只要是對美國社會文化有一些了解的人都知道,這些抗議活動在短時間內,恐怕不會對美國的槍枝法律帶來太大的改變

美國的槍枝管制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議題,其中牽涉的,是勢力強大的槍枝遊說團體,還有政商關係;而且,在某個程度上來說,擁有槍枝甚至是部分美國人生活文化的一部分。

每當槍擊案發生時,美國的政治人物,包括總統,當然都會異口同聲地譴責兇手,但是基本上都會盡量避免談論槍枝政策的問題。可見這是一個多麼敏感的話題。

根據統計,美國有將近一半的家庭擁有槍枝,私人擁有的槍技總數估計有三億支左右。如果把美國成人人口納入計算,那麼,每100個美國人,就平均擁有101支槍。所以說美國是一個槍比人還多的國家。

在一個槍枝持有率這麼高的國家,要推行槍枝管理制度,並不是透過修改法案就能輕易實現的。更何況美國政治圈還有一個影響力非常強大的遊說團體,那就是「美國步槍協會」。這個團體歷年來極積維護美國民眾持槍的權力,而且歷任總統當中就有8位是這個協會的會員。

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是少數公開主張加強管制槍枝的總統;可是,他執政八年以來,在這方面也絲毫無法有實際的作為。

曾經有著名的歷史學家說:人民擁有槍枝的權利,因為這是美國傳統的一部分,甚至是一種身分認同;他說,如果回溯到美國的西部拓荒時期,就會發現,這個國家就是用槍打出來的——沒有槍,就沒有今天的美國。

在美國,另一個更無法撼動的,是1791年通過的「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持有以及攜帶武器的權利。總而言之,美國人認為槍枝是私人物品、擁有槍技是個人的權利;法律可以規範槍枝的使用,但絕對不應該限制人民擁有槍枝的權利。

每當槍擊案發生時,許多人會自然而然地將矛頭指向槍枝,認為自由擁有槍枝就是這類事件發生的原因。可是,根據統計調查,擁有槍枝的人當中,有74%主張擁有槍枝是人民的的權利和自由,另外,也只有44%的人認為,管制寬鬆會助長槍枝暴力。

有一些評論者持比較中立的態度,認為美國的槍枝管制法律也許需要一些更徹底的檢討和協商。但是,他們也提醒民眾,大規模的槍擊案是複雜的社會問題,牽涉許多社會的黑暗面,社會隱藏著許多問題,需要政府和人民一起面對,,這不是光靠管制槍枝就能解決的。

換句話說,這麼多起槍案背後的社會問題,才更值得我們省思;這種時候,當所有輿論都聚焦在槍枝的議題上時,反而可能模糊了更重要的焦點。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