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老闆,人生苦短,不如聽個「故事」解解悶?

好辯的孟子,不管在戰國諸侯王或是現代學生的心中,幾乎被認定是個不可愛.又不迷人的魯小角色。特別在國學基本教材要考試的時候,其囉嗦更是令人倒盡胃口,究竟孟子是過著怎麼樣的人生,才出現這種看似魯小的個性呢?

讓我們來一探究竟。

首先是媽寶期

孟子少時喪父,是母親一人拉拔長大,他媽孟母歷史有名,傳記在《列女傳》中放在第一卷〈母儀〉之中,孟母三遷跟斷機杼(ㄓㄨˋ)的故事應該眾人皆知,其中斷機杼就是孟子回話回的太魯小才發生的事件。

那天媽媽正在織布,小孟子剛放學回來,媽媽問了:「在學校學得怎麼樣啊?成績有進步嗎?」小孟子不知是太誠實還是覺得煩,直接說了:「啊就那樣啊。」說完正準備出去跟朋友玩祭祀家家酒遊戲時,媽媽突然拿起一把剪刀.高高舉起,劃斷了織到一半布匹(ㄆ一ˇ)。

小孟子看到心想:「媽媽發瘋了?」正打算摸媽媽額頭時,媽媽冷冷地說了:「就那樣是怎樣?老娘辛苦讓你上學堂,功課沒進步就是荒廢學業,跟我把織到一半的布剪斷一樣,前功盡棄。」之後的劇情,你我都知道,媽媽絕不會放過這個抱怨,歐不,是說道理教你的機會。

或許你會問,剪斷織布很嚴重嗎?請不要用21世紀的思維去想先秦手工業的水準,也請多想想單親媽媽養小孩多~辛苦。古代織布是人手.一根一根.藉由繞著織布機上的杼齒,漸漸形成一匹布的,費工耗時。加上孟母為了養孟子,必定是辛辛苦苦做這家庭代工,一刀過去這個禮拜可能就會斷炊,你知道孟母為了找到機會抱怨,歐不,是教小孩,多麼壯士斷腕了嗎?根本先秦虎媽代表。

還有,孟子想要用偷偷來的方式,找藉口休他老婆,在家裡魯小了一番,也是孟母看不下去破梗阻止的。

每一個因為學識、道德高尚而很跩的人背後,一定會有一個不管身教言教都很威猛的媽媽,因為你都可以通過你媽這關了,外面那些行為沒教養、做事下三濫的傢伙,你怎麼會甩他們呢?

媽媽如果不寶貝你,怎麼會願意一直嗆你、教你呢?是想讓你出社會給人家看得起啊!

再來是學霸期

當你有個虎媽,每天回家都會問你功課有沒有進步,你一敷衍就可能一個禮拜沒飯吃。如果沒有發瘋,就只有兩個選項:第一、直接擺爛拼了,大不了去隔壁借口飯吃;第二、想辦法真的每次都考第一名。

我們的孟子就選了二,還挑了一個超級偶像孔老夫子當目標,崇拜到不只學他開補習班,更學他周遊列國,還硬是要比他久,孔子出去十四年,孟子一繞就是二十四年。

這二十四年間孟子嗆遍大街小巷,上至齊、梁的君王,下至路過的農家人物,都魯小了一番,開口就是仁義,閉口就是古制,左邊一句你看堯舜,右邊一句你看看自己。甚至晉見完人家,還罵人家根本不配當王。

最酷的一件事就是,齊王看人家燕國內亂,想要去趁火打劫,但色大膽小,怕別人看不慣,游移不定,有一個下屬沈同.私底下去問了孟子:「燕國可不可以打啊?」孟子回說:「可」,當然後面還有說一些原因,不過人家聽到「可」就樂歪,剩下都無所謂了。

後來齊國真的打了燕國,就有路人跑來問孟子:「聽說齊國可以打燕國,是你說的喔?」孟子揮揮了衣袖:「有嗎?沒有喔。沈同是問我燕國可不可以打?我說可以,但我沒說是齊國去打啊!他又沒問我誰可以打,只問我可不可以打,你要搞清楚。真的可以打的.是要有天命在身的國家.才可以去打,今天齊國有天命嗎?齊國不過就是去稱火打劫的強盜啊!」

先別急著吐槽,你不得不說孟子說的有道理,誰叫沈同聽到「可」就爽了,保不定沈同就是齊王派來的呢?

其實你要問的另一個問題是:「當時戰國諸侯殺爸爸、揍哥哥、砍兒子都做得出來,孟子專程去魯小他們,為什麼沒有被殺?」

可能原因有三:

一、諸侯自己理虧,知道孟子說的是對的。

二、反正孟子除了那張嘴,沒啥破壞力,讓他叫我不會少塊肉。

三、你看我連孟子這樣嗆我.我都受得了,天下的賢才快來吧。

諸侯本身已經很無恥了,所以一的成分比較少,二、三才是主要重點。

但請記得孟子之所以這麼嗆、這麼魯小,很可能是因為他不論在嘴上或行為上,都無違自己的仁義堅持,沒人可在做人的道理上反駁他,看看那些和孟子一起站上台辯論被講到哭著跑走的人,你就知道了。

最後是厭世期

如果世界上叫得出名字的總統,都是企圖打爆隔壁,搶錢、搶糧、搶女人、搶地盤的王八蛋,你還妄想在此刻改變世界?在繞來繞去的日子中,孟子跟你我一樣.漸漸理解到了這點,心情不悅,臉色難看。

在離開齊國時,弟子充虞問了孟子:「老師看起來這麼不爽,您的偶像不是有句話說『君子不怨天、不尤人』,放開點吧。」孟子突然正經八百地說:「此一時彼一時,人家說五百年必定會有一個聖王出現,他旁邊也會有個很威猛的人輔佐他,從周朝開國以來也過了七百年了,上天應該就是想要天下亂吧;如果想要平治天下,當今之世,舍我其誰啊!我有甚麼不開心的呢?」還順手拍了拍充虞的肩膀,然後笑得他心裡發寒。

這段豪語,也幾乎成了孟子厭世的說明,老闆我來翻譯翻譯:「你在說甚麼幹話,你跟你老師繞了這麼久,是沒看到這些諸侯都是天殺的王八蛋?好一點的就是吃肉玩女人、不思上進的富二代,壞一點的就是滿腦子殺進別人家,搶光人家家產。有幾個人是為百姓想的,你說說看啊,過勞應該嗎?低薪應該嗎?隨便操死士兵可以嗎?老天爺沒眼!你老師我.生錯時代了啦,要不然就是那個該被我輔佐的聖王去了平行時空,你看我有不開心嗎?我超不開心的啦!」

對了,老闆我忘了說,孟子對那時當權者最魯小的話,就是如果上面的太王八蛋,搞得大家民不聊生,那麼不管你是誰都可以揭竿起義,不用衝進立法院,直接組織臨時政府跟軍隊取代他們就好。

你說,這樣的話不論是聽在當時的諸侯、或是現代的政客耳中,是多麼魯小又令人討厭。

最後,孟子決定出一本書,把這些經歷跟話語,留下來魯小歷史上所有不管百姓的暴君,跟覺得做點小壞事沒關係的你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