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趕上捷運,套著高跟鞋工作一整天的腳又腫又痛,妳一拐一拐走到公車站,電子看板顯示最末班公車已過。

近兩公里的路程,妳牙一咬,就像過去每個加班的日子,將沈重包包甩回肩上,一步一痛慢慢走。經過妳的計程車放慢車速等候光臨,妳目不轉睛看向前方,心神不亂,忍,只要忍過去,現省150元。

走過香噴噴的麵攤鹽酥雞熱炒店,妳嚥嚥口水,拿起隨身水瓶大口灌著白開水,在一片色香味的誘惑中,妳挺著背大步向前。

終點線就在眼前,妳掏出鑰匙轉開公寓大門,一層層往上綿延不絕的樓梯通往救贖,腳後跟磨出的水泡像有針在刺,妳說服自己皮肉痛不須大驚小怪。

八月酷暑,進入頂樓加蓋的小套房需要非常人勇氣,門才剛開熱浪滾滾襲來,妳踢掉高跟鞋,一身汗,冷氣是甜美的好夢,電費一度6元是夢醒的代價。

房間像悶燒鍋,妳像顆渾身散發水蒸氣的包子,坐在電扇前啃咬白吐司,咕嚕咕嚕配開水,充盈的飽足感,沒抹醬沒夾料才吃得出香甜原味,吐司只剩一片,明天記得補貨,希望能幸運再度遇到特價時段。

手機line通知響起,妳一瞥,長長嘆一口氣,深呼吸坐在電腦前處理公事,繁忙最能抵擋昏昏睡意,妳打開電視,吵雜的新聞與響不停的line琴瑟和鳴。

螢幕中一位穿著阿曼尼西裝的老頭說:

「現在年輕人太會花錢。」
「台灣休假太多了。」
「年輕人無法獲得高薪,應該怪自己不夠努力。」

這些句子仿若天上傳來的金玉良言,是一條條離苦得樂的古經文,妳謹記在心,眼前苦難皆是夢幻泡影,皆是虛妄,皆是成就,終得解脫。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