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蒂在2016年6月當上菲律賓總統之後,馬上實現他的選前承諾「向毒品宣戰」,接著在全國發動了一連串血腥的大掃蕩,這段時間,菲律賓警察對於毒梟、藥頭、毒品成癮者等等,幾乎是採取「殺無赦」的手段。根據路透社的報導,過去一年多以來,大約有四千名菲律賓都會地區的貧民,在警察的掃蕩行動中被殺害。

當時,台灣媒體也大篇幅報導了這位鐵腕總統所主導的掃毒行動。有人讚揚他整頓菲律賓社會的決心和魄力,也有一些人說他喪心病狂。

但更多人想問的是:這樣子的總統,真的沒有問題嗎?其實,杜特蒂一直來都面臨國際人權組織的指控,說他在反毒行動中姑息警方法外處決,草菅人命。

上任一年多之後,關於杜特蒂的執法爭議,最近又有了新的發展。上個星期,國際刑事法院表示,針對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在反毒行動中是否犯下「大規模濫殺」的罪行,他們已經展開初步調查。

去年四月,一名來自菲律賓的律師薩比奧,前往國際刑事法院,以「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觀察」的報告為依據,控告總統杜特蒂和部分菲律賓政府高官在掃毒行動中,犯下許多違反人道的罪行。薩比奧在訴狀中指出,杜特蒂早在擔任菲律賓南部城市市長時期,就開始針對可疑的犯罪分子展開「集體謀殺」,而當上總統後又在掃毒行動中重複採取同樣的手段。

不過,菲律賓總統發言人表示,這一切都是不實的指控,單純只是菲律賓自家的「內鬼」,也就是杜特蒂的政治對手,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告狀到國外。發言人也聲稱,反毒行動中的一切作為,都在警察「合法使用武力」的範圍內,還說菲律賓本國的司法體系就能處理這些問題,如果因為這種事情而動用到國際刑事法院,實在是浪費時間和資源。不過,官方發言人也表示總統歡迎國際刑事法院前來調查,展現出一副「問心無愧」的姿態。

但是國際人權組織並不認為杜特蒂能夠「問心無愧」。根據這個組織在2018年1月公布的「世界人權報告」,杜特蒂上任以來已經殺害了超過一萬人,報告中甚至形容這場反毒戰爭是一場「大規模屠殺」。面對這樣的指控,杜特蒂曾經表示,一切都是為了維持社會的和平與安定,殺人有時候也是一種「必要之惡」。

大約在杜特蒂上任半年後,菲律賓人權委員會發現警方的槍支使用報告非常有問題,其中超過97%的案例都是被警察開槍打死的。可是,因為致死率過高,人權委員會懷疑菲律賓警方捏造數據,甚至掩蓋「法外殺人」的私刑。對於這樣的指控,警方卻不太在意。

面對國際刑事法院的介入,杜特蒂維持一貫的強硬態度,雖然覺得不耐煩,但也表示願意出庭為自己辯護。其實,杜特蒂過去曾經多次挑釁國際刑事法院,還公開炮轟,說這個組織是「狗屎」、「偽善」、「一無是處」,甚至說自己「為了拯救這個國家,甘願犧牲自己,到監牢裡腐爛」。

這樣一個總是口出狂言,而且行事作風無比狂妄的總統,上任不到兩年,早已搞得滿城風雨。這一次國際刑事法院的正式介入,雖然還沒有帶來任何的調查和審判結果,但也讓菲律賓這個政治生態原本就相當紛亂的國家,帶來了更多戲劇性的發展。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