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老闆,人生苦短,不如聽個「故事」解解悶?

夸父可不是個追著太陽車尾燈的傻逼,他追的可是男子漢的浪漫!

最早記載夸父這一「暴走」族的文獻在《山海經》中,主要有兩個條目跟追日有關,文言文的部分放在留言區,有興趣的聽眾可以參考看看!

第一個條目瀰漫著男人挑戰最速傳說的浪漫,甚至死後還留下了片鄧林也有一說是桃林,讓後來想挑戰的人,多了個遮蔭的地方不過老闆我在這不勸人繼續送死,你說佛不佛心?

這個條目把夸父的戶籍地、出格的外型做了確切的陳述:

在一片荒蕪曠野之中,有個大山,山中有人雙耳穿的不是耳環,而是大蛇,手上不是拿雙節棍,而是抓著兩隻大蛇,一副怕別人不知道我是野蠻人的打扮。不過他追日的壯舉,這次卻被下了評語「不自量力」,也去掉了幻化鄧林這一鼓勵後人挑戰的紀念碑。最詭異的是,夸父不就渴死了嗎?後面怎麼又被黃帝的大將應龍給殺了呢?而且還排在蚩尤之後?夸父不就追個日,犯得著復生再被砍死一次?

除非,夸父追的不只是日。

太陽神,在遠古的神話中都是火焰、光明、智慧、規律、父親的象徵,後來獨尊太陽的力量多半都被獨尊在帝王的身上,只是在中國,很早以前便從太陽崇拜轉向了天崇拜的傾向。回頭看看當時的黃帝,基本是準天神下凡,社會規範、器具、禮儀等等的創造者,那場與蚩尤的逐鹿之戰,端看雙方的打扮,就知道是一場文明VS野蠻,智慧VS力量的世界大戰。

黃帝在文治方面,除卻天生智慧過人外,後天因為名氣大,又搶走許多人創造器物的功勞,加上很喜歡控制跟管別人,制定了許多社會的規範,手底下的倉頡還受上天感召造了文字,可說為當時的人們帶來璀璨的文明之光。

而阪泉之戰擊敗了象徵火焰的炎帝,可說綜合以上,他基本就與太陽神的意義與作為相同了。

夸父哥追的日,很可能就是這位黃帝大哥了,但他不是追,而是想要一爭長短。上古很多叫得出名字的人物,多半都是一個部落的首領,要不就是部落的名字,被簡化成一個人,就像蚩尤的八十一個兄弟,應該就是八十一個小部族的簡化版。夸父很可能也是此一情況,回頭看看「珥兩蛇」的「珥」,動詞是貫穿耳朵的意思,名詞卻是「珠玉耳飾」,那或許夸父耳朵上穿的是玉作的兩隻環尾蛇。

在當時,玉被視為一種貴重而且具有特殊地位的飾品,能配戴的只有尊貴之人或是大巫師才可能。

我們的夸父哥祖上可是后土神也有人說是大地之神,一定也是天生神力,領個北方部族,應該不過分,據研究還可能是親炎帝這一派的,加上他們居住的位置是北大荒,根本匈奴前輩。朋友被打爆,加上有著很需要吃喝的巨人身材,卻處在四荒之地,怎麼不會想乘大戰之際,對中原的黃帝部族刮些油水呢?

夸父追的日,或許就是與黃帝這位光芒萬丈的天之驕子,相互競爭的神話故事版。

看來真實的版本應該是,炎帝被黃帝給了一頓揍,蚩尤聽聞後找兄弟一起替炎帝報仇,也叫上了夸父一族,但因為住太遠,訊息傳遞慢,從極北之地趕去時,人家仗都打完了。最慘的是,傳訊的信鴿還被黃帝給截了,順便派了大將應龍去伏擊。

出門太趕忘記帶水壺,而且快累斃的夸父們,到處找水喝,殊不知應龍老兄先到處換了指示路牌,讓沒導航的他們迷走荒嶺,最後在一處大林子裡,應龍的奇兵就讓夸父們像個傻子,仗也沒打到,就被殲滅在當地了。

所以夸父追的不是日,而是男人義氣相挺、跟乘亂想撈一票的浪漫。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