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你收到了好久沒有聯絡的他傳來的訊息,上面寫著:「嗨,最近過得好嗎?沒什麼事,只是在整理抽屜的時候,發現去年冬天你送我的圍巾。有點想念你,或許出來聚聚?

 原本以為已經快忘記了,沒想到記憶卻在這個時候翻騰湧起。不是說好彼此各自過好,互不打擾的嗎?為什麼選擇在你最脆弱、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捎來問候?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回應?

 好吧,我想直接跳到「怎麼回覆」可能有點太快了,我們第一個應該考慮的其實是:你的感覺是什麼?

 「被問候」的幾種心情

 收到他的訊息,你有一種煩躁的感覺,這煩躁可能有幾個不同的層次:

 也許你會對「他傳訊息來」生氣:不是已經說好不要打擾彼此的生活嗎?好不容易終於可以不再受他影響,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戳破你一個人也很好的模樣?

 又或者對「他這個時候才傳訊息來」的生氣:那些我很痛苦潦倒在死亡邊緣的日子,你都不聞不問不在乎,現在才傳訊息來,就希望我能夠原諒你?如果我溫柔地回應,那過往的那些痛苦是不是就變成假的?我不能背叛先前的自己...

 也可能對「他還是關心我的」抱有一絲希望:老實說,還是覺得有點開心,分開了這麼多日子,還是能夠想起我,我也想起一些過去我們相處很美好的日子。或許隔了這些時間,都各自長大變化,曾經他口中說的「不可能了」,有沒有機會變成新的可能?

 或是對「還懷抱希望的自己」感到憤怒:你是傻了嗎?最後的那些日子他如何傷害你、你忘了嗎?你走得那麼狼狽、在乎得那麼深,好不容易脫離那個坑,難道現在又要跌回去嗎?

 歲末年初,很多的記憶夾雜你生命裡面的人物,都會慢慢地浮現清晰。有時他只是翩然想起你,這個當下只是「現在」,沒有「以後」,也沒有「未來」。

 他按下訊息送出之後,總可以很坦然、螢幕上面的幾行字卻成了你心中的羈絆。

 歌手張懸曾說過這麼一句話「我的朋友曾告訴我,認識一個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抱希望地去愛他。後來我說,認識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抱任何希望地去愛一個人。包括你自己。 」

 不懷抱希望去愛?

 只是不懷抱希望去愛,可能嗎?

 如果從制約、成癮的觀點,恐怕很難。因為一旦你被某一個人馴養,他的一個訊息、一個腳步聲、甚至是偶爾你不經意在塗鴉牆上看到他更新的大頭照,都可能勾動你的期待,而當你產生期待時,腦袋裡面的多巴胺就會增加,你開始猜測他為何會傳訊息給你、開始在想兩個人是不是還有種種可能……。

 儘管,一切的一切只開始於他偶然想起的訊息。

 其實,你還是有所選擇的。過往的生活你已經被他支配太多,他離開的那些日子你幾乎遺忘了自己原先的樣子,從現在開始,你可以嘗試下面幾種不同的方式:

 話不說死式:「好吧,改天出來一起見個面吧。」

 一刀兩斷式:直接刪除好友,不回覆聯絡。

 簡單回覆式:「我很好謝謝,不用你打擾。」

 反受為攻式:「先別說這個了,你有聽過安力嗎?」

 不過,重要的並不是你回覆了什麼,而是你在回覆的「之前」和「之後」心裡想了什麼。

 沒有什麼是「一勞永逸的回應」,只是不論你的回應是「預留機會」還是「別再聯絡」,試著守好界限,珍惜你好不容易為自己空岀的空間。

 因為他可能只是,剛好想起你而已。

 ---本篇內容由《失戀花園》授權轉製---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