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教你談吉他

今天要聊聊,扣薪抵債!積欠債務時,假如你的資產不夠抵債的話,債權人也可以強制執行你的薪資收入,在你每一期的薪資收入中扣一筆錢做為還款使用。

為了顧及基本生活能力,以前強制執行法第122條規定,債務人用來自己和共同生活親屬的「生活必需財產」不能強制執行,讓欠債的人不需要把全部的薪水都拿來貢獻給債權人。
 不過,法律並沒有規定怎樣叫「生活所必需」,由法院根據個案情況來決定。過去的慣例是「三分之一」原則,債務人每一期薪資的三分之一必須要拿來還錢,剩下的三分之二才可以用來維持基本生活,假如個案情況有異,法院再增減拿捏。

 為了填補這個法律漏洞,保障債務人的最低生活水準,2018年5月29日通過強制執行法的修正案,規定「生活所必需」的最低標準為「最近一年衛福部、直轄市政府公告當地區每人每月最低生活費的1.2倍」,再怎麼扣都不能低於這個標準。

未來,以衛福部公布的107年最低生活費來算,最少要留14866元(12388 x 1.2);如果是以台北市來算,就是19388元(16157 x 1.2)給債務人,剩下的薪水才能給債權人來抵債。

對於居住在高消費城市的債務人來講,確實是有利。假如依照過去的三分之一制度,領22k者扣完僅剩15k,但現在能保有19k;但對於居住在低消費城市的債務人來講,反而是會多扣錢。

但這次的修法似乎沒考慮到實務上戶籍地、住所地與工作地相異的情況:假如工作地在高消費城市、住所地在低消費城市時,到底要怎麼扣?這一點牽涉到債權人的利益問題。 

這樣的修法有利於債務人,但對債權人來說就大不利了:以最低薪資22k來說,保留19k,債權人何時才能獲得補償?而且,修法之後法院其實還是有調整權,能不能落實債務人的保障還是要看法官的操作。而且不同地區也有不同的最低收入標準,這次的修法似乎沒有完全考慮進去,從文義上來講衛福部與直轄市是要擇高還是擇低?只分成全省與直轄市的生活水準?這些都是解釋上要注意的問題。

總之,修法後債務人的生活壓力應該是變少了。假如你是債權人方,你可能得更加審慎的放款,以免債權的清償因修法而變得遙遙無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