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俄羅斯總統普京執政十八年,星期一第四度就任總統。我們回顧一下他的獨裁史,普京2000年第一次出任總統、2004年取得連任,但到了2008年屆滿後礙於規定不能再出來選總統,只好暫時退居到總理職位,但還是透過「垂簾聽政」來控制他培養的魁儡總統。2012年普京再度出征並輕鬆拿下總統大選。任期變成6年的他又在今年期滿後出面角逐總統一職,最後以創下個人新高的76%支持度贏得大選,執政長達十八年。因為普京長年把持政權,不少反對派人士將他比擬成地位類似皇帝的「沙皇」。上週數千名俄羅斯民眾走上街頭,表達對普京即將就職的不滿,抗議說「他不是我們的沙皇」。由於集會多未經許可,響應的19城市共計1600多人遭到逮捕。 等到2024年任期結束後,普京就等於執政了24年,僅次於史達林執政30年,成為新一代俄羅斯強人。

如果你是無尾熊粉絲的話,要告訴你一個哀傷的消息。那就是無尾熊的數量,從歐洲人前來殖民前超過1000萬隻,到現在恐怕僅剩4.3萬隻。研究顯示,新南威爾斯省的無尾熊數量在過去15到20年驟減26%;這個省已經把無尾熊列為稀有動物,而在澳洲其他地方,無尾熊已經形同絕跡。為什麼無尾熊數量會突然減少呢?其實野生無尾熊不是整天掛在樹上睡覺的,他們會下來行走而遭受車禍或犬隻攻擊,再加上最近澳洲棲地減少、氣候變遷與病變等因素,造成無尾熊數量銳減。所以澳洲公布一項3400萬美元的計畫,挽救瀕危的無尾熊數量。這項保育計畫將保留數千公頃做為無尾熊自然棲地,經費也會用在對抗侵害無尾熊的病變,希望能拯救無尾熊。

第三則新聞,果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芬蘭政府決定不再延長類似於全民基本收入的社會實驗。這個計劃實驗(簡稱UBI)從2017年開始實施,芬蘭社會福利局隨機挑選了2000位年齡介在25歲至58歲的失業者,每月給予560歐元(約新台幣2萬)的基本收入,而且受試者即便找到工作還是能繼續領錢。原本她們想要在2018年把實驗範圍擴大至在職者,所以向當局提出4000萬至7000萬歐元的請款,但卻遭到政府拒絕。其實嚴格說起來芬蘭實施的社會實驗並不算真正的全民基本收入,因為並不是「全民」都有拿到收入。不過當初的宗旨是想進一步了解,這種保障收入的機制,是否能透過舒緩失業族群的不安來鼓勵人們就業,並達到改善失靈社福系統的目標。現在政府打算尋求其他可能的社會福利政策,這項計畫也只能默默登出了。

最後還是一則關於白吃午餐的新聞,隨著時代演進,各國都出現了世代對立的問題,千禧世代和戰後嬰兒潮的生活條件天差地別。所以一間英國智庫機構建議給每位年滿 25歲的青年一筆高達 40多萬元的「公民遺產」。而這筆「公民遺產」的費用要從何而來?那就是對退休人員徵更多的稅,重新進行世代財富分配,讓最需要買房、創業或接受教育的千禧世代能有經費這麼做,也能避免他們越來越仇視戰後嬰兒潮的一代。過去的社會有一種默契,年輕人照顧老人,老人幫助年輕人,然而這樣的正向循環已經被打破。年輕一代比老一代承擔更多風險,擁有更少財產。因此研究人員相信,給每一個年輕人「公民遺產」越來越刻不容緩。然而,有的年輕人表示,就算有了這筆「公民遺產」,對他們在財務上的幫助也不大,畢竟學貸和房價依然高不可攀。所以最後結論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年輕人還是人兒當自強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