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丈夫叫她簽字,她沒回答,出門前她在玄關看見了離婚協議書,看了看,又放下。其實她心裡清楚,兩人無法再一起生活下去了。

繞過熟悉的手工藝品店,她搭車回家鄉的天后宮。在牌坊外買了副金紙香燭,走進廟內,右進左出,這點她是知道的。

殿前一座龍紋香爐,正對著敞開的廟門,天后與千里順風高坐在前方。眼前香客絡繹不絕,供桌擺滿供品,挪不出一點空間,只好在牆邊找了張長木椅,靜靜坐著等。

手邊的袋子裡還有件沒打完的灰棕色毛帽,雖說客人過兩個月才要,但她總是喜歡早早準備,每日看個幾遍才心安。

走過幾輪廟鐘,人潮終於散去些,她將香燭放在紅墊前的木桌上,一邊跪著,一邊向天后娘娘說起最近看的一部電影,很普通的劇情,紅男綠女,曲終人散。

最後一聲廟鐘響起,她拿起金紙走向焚化亭。燒金爐熊熊火焰炙熱燃燒,照得她臉頰發熱。她想,臉熱心自然也會熱,一張接一張金紙變為飛舞的星火,也許全部化去,她也就能放得下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