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的意思是不管你有沒有工作,每個月都可以享有固定收入,這個概念聽起來感覺非常激進,甚至對不少人來說,還真是不小的衝擊。

大多數人可能會這麼想:如果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定期得到一筆固定的收入,這樣還會有人想要工作嗎?而且這樣我們的社會和經濟體系不就癱瘓了嗎?

不過如果稍微深入了解,你會發現「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這個概念可能帶來的效益,跟我們的第一印象截然不同。

我們都知道,管理國家內部的勞動力、降低失業率,並同時設計一個完善的社會福利體制,是個龐大的工程,也是讓許多國家政府頭痛的問題。

更何況,還有專家預測,無論是在製造業、服務業,或其他領域,高度自動化的發展即將取代人類一大半的工作。在過去的年代,政府期待透過經濟發展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這樣就能讓失業民眾找到工作。但是,這種做法在未來可能就行不通了!因為世界上大部分國家,需要的是一種新的社會保障制度。因此,近幾年來,「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開始受到社會學者、政策制定者,以及社會大眾的關注。

全民基本收入本來一直以來都是政治立場傾向左派、追求平等主義的人所提倡的,。可是,在精打細算以後,人們發現「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這樣一個看起來好像違反常理的作法,卻有可能會降低社會福利系統的成本,可以縮減政治預算。

2017年1月1日,芬蘭政府開始進行一項「無條件基本收入」的社會實驗。芬蘭社會保險局在全國隨機選出兩千名失業者,每個月無條件付給他們560歐元,大約相等於台幣兩萬元。

沒想到,落實這項實驗的,是一個中間偏右的政府。所以,這項實驗的背後其實有財政考量。

而芬蘭的失業率大約10%,每年的福利支出越來越龐大,已經超過660億歐元,現有的失業補助系統非常複雜,而且無法鼓勵就業。以每個人每月領取560歐元來計算,芬蘭社會保險局一年至少能夠省下好幾百萬歐元的行政開支。除了減低財政負擔,以及改善社會福利以外,芬蘭政府也希望透過這項社會實驗,來確認這種新的社會保障制度,到底能不能夠讓勞動市場更健全。

芬蘭的這項實驗受到世界各國媒體的關注,如今一年過去了,出現一些評估成效的報導。雖然整體而言相當正面,但有社會學者一再向媒體強調,說這只是一項小規模的實驗,因為這只是針對芬蘭國內一小部分的失業者,離真正意義上的「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還相當遙遠。

參與這項實驗的兩千名失業者當中,有些人接受過媒體採訪,分享了他們的故事。

像是,有部分參與者說有了固定的收入之後,他們的焦慮症狀改善了,服用藥物或接受醫療照護的需求也明顯降低。而且,他們變得更積極去嘗試新的工作。

在芬蘭現有的失業補助制度裡,一旦有了工作,就會失去補助。所以,許多失業者領取補助之後,就不太願意去嘗試收入不高又不穩定的工作,就算他們是他們有興趣的工作也一樣。因為,如果他們工作之後又不小心失業了那麼失業補助的申請程序又要重新開始。

「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支持者相信,有了基本收入之後,弱勢者就不再需要因為經濟壓力而屈就於壓榨的工作,因此可以改變整體的勞動環境。而且也能夠讓更多人不需要有後顧之憂,可以放心投入創業、藝術創作、志工,或者符合興趣的低收入工作。從這樣的角度來思考,「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在縮減貧富差距的同時,也會讓我們的社會變得更有活力。

德國的調查機構曾經在2016年做過一次民調,在歐盟的所有會員國當中,平均64%的民眾支持「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政策,而只有4%的人表示會因為有了基本收入而不再繼續工作。聽到這裡,你可能會認為,無論是芬蘭,或歐盟地區,都是經濟發展成熟的已開發國家,何況芬蘭所在的北歐,一直以來更是擁有比我們更完善的社會福利政策。

不過,「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並不是只有經濟強國才負擔得起的政策。從非洲、南美洲,到印度,都曾經以不同的規模或方式,實踐「無條件基本收入」。

以非洲的納米比亞作為例子,這個國家的貧富差距排在世界前五名,超過一半的人口不時處於飢餓狀態。2008年,納米比亞政府跟民間組織合作,挑選四個村莊,進行了兩年的無條件基本收入實驗。後來的分析結果顯示,失業人口沒有增加,而這些地區的經濟活動反而增加一成,效果比傳統的社會福利計畫來得更理想。

回過頭來看看台灣,近年來,無論是健保、年金、勞基法等等的相關課題,一再引發討論,甚至造成社會對立。這一切現象其實就在突顯社會正在快速改變,雖然政策也在跟進,實際上只是表面上的數字調整,而背後的思維遠遠跟不上社會變遷的步調。

對於新接觸的理念,我們往往會因為這個理念不符合自己的立場,或者跟我們以往對社會和經濟運作的想像有所衝突,所以盲目抗拒。「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當然不一定完完全全適合我們的社會,但無可否認的,這是一個非常有趣,而且值得我們深入探索的一種思想。或許,這樣的探索能夠開拓我們的視野,讓我們在針對現有的社會議題進行討論的時候,能夠有更開放的心態,也更能夠接受未來社會各種不同的可能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