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機播放著春節特別節目,餐桌中央一爐熱騰騰的火鍋,阿芬坐在兩個姑姑之間,揪著身上的紅色毛衣。昨天剛買今天就脫線,果真便宜沒好貨。

「阿芬當編輯,薪水很低齁?」

「薪水高又怎樣,我們家亭亭年收百萬,忙到沒時間約會,除夕還要加班!」大姑姑笑笑地說著,接著便掏出兩個紅包,「爸、媽,亭亭祝你們新年快樂,長命百歲。」

阿公阿嬤樂呵呵接過的紅包,目測有厚片土司那麼厚。阿芬捂著口袋,低頭閃進廁所。

坐在馬桶上,她心一橫從皮夾掏出最後兩張千元大鈔,分別塞進比護墊還薄的紅包袋,發現毛衣竟一路脫線到腰際。

「阿公、阿嬤,新年快樂。」阿芬站起身遞出紅包,感覺腰際一陣涼。二姑姑瞬間看穿她心意的斤兩,「阿芬,薪水少沒關係,趕快找個好對象結婚啦!」

父親的眼鏡被火鍋烘得霧濛濛,繃著臉說:「這麼胖,哪交得到男朋友。」

阿芬連忙用力拉著牛仔褲頭,深怕毛衣破洞暴露一身贅肉。

「這樣比較福氣啦,像我們家亭亭都不吃晚餐,太瘦了!」

「亭亭那樣才標準嘛。」母親邊陪笑邊用銳利視線阻擋阿芬再夾起一塊蛋餃。

駕著玩具車橫衝直撞的侄子將車輪壓在阿芬腳上,指著她呱呱叫,「妳穿得好像鞭炮喔哈哈哈哈!」

「不可以這樣,」大姑姑出聲阻止,「等下阿芬姑姑不給你紅包喔。」

啊!居然又殺出個程咬金,只能再躲進廁所生出一個紅包。

過年的特別節目沒完沒了,幫母親收拾好一桌杯盤狼藉,阿芬找了個藉口騎機車往鎮上奔去,邊催油門邊哼著歌。

推開玻璃門,撲鼻香氣像溫暖的擁抱,當然要來份勁辣雞腿堡餐薯條飲料加大滋補一下。

「總共115元,謝謝!」

在笑容可掬的店員注視下,阿芬搜遍皮夾,卻只剩一張紅色百元大鈔及兩枚小銅板,突然一陣冷風從毛衣破洞襲上背,她打了個冷顫,一個不小心,皮夾都給掉到地上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