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們來關心一下女性運動的議題。泰國潑水節從上週開始。民眾會互相潑水,象徵掃除過去一年的穢氣。然而泰國政府卻告訴女性參加者,應注意儀容端正,以免惹來性騷擾。這樣的說法,讓泰國一位叫畢紹普女性模特兒聯想到過去痛苦的回憶,因此氣到在社群媒體上發起了反抗運動,貼文標註「別想叫我怎麼穿」和「叫男人放尊重」,很快的就引來其他女網友分享自己的經驗。泰國調查指出,有超過半數的受訪女性都表示曾在潑水節中受到性騷擾。潑水節原本是美麗的傳統慶典,對很多泰國女性來說,它卻成為了一個充滿危險的地方,而且不只是在潑水節,這個社會很習慣指使女性的穿著。不過值得高興的是,在世界各地都興起了女性主義浪潮,也看到了#MeToo運動。希望在泰國,這股風潮在潑水節之後,也能持續發酵。

第二則新聞,我們來看看厭世真的成為一種病了嗎?2018年世界新聞攝影比賽一張獲獎照片,是一種叫做「放棄求生症候群」的病。這是瑞典發現的怪病,而患者都是在瑞典尋求庇護的難民兒童,他們對於外在刺激完全沒反應,不說話、不走路、不吃飯、眼睛也不張開,就連排泄也無法控制,就好像童話故事中的白雪公主,吃了毒蘋果後一睡不醒。這些發病兒童很多都在戰爭中目睹極端暴力,從極度不安全環境逃離,他們擔心被驅逐出境時,失去求生意志陷入昏迷。你以為他們是裝病嗎?但他們最長甚至昏迷了四年。醫生把這種情況稱為「自願死亡」。那為什麼會發病呢?瑞典因為難民暴增,後來的庇護政策變得非常嚴格,許多難民失去庇護資格,因此孩童產生強烈的不安全感,也是他們發病的誘因。瑞典的衛福部建議給予永久居留權,但這做法有人覺得是治標不治本,專家說應該讓這些孩童從過去經歷的創傷中復原,找回對生命的感受。

再來關心一下中國國內的舉發風潮。去年北京政府推出《公民舉報間諜行為線索獎勵辦法》,目前為止中國國安局已經收到約5000通舉報電話。你以為中國民眾都是正義使者嗎?才怪!他們其實是為了獲得國安機構的獎勵金。其中當然有成功的案件,但也有很多舉報案件是沒有根據甚至是誣賴的。我們可以從這個政策中,看出北京當局的不安全感,中共歷史中一直都存在這麼彼此不信任的舉報風潮,過去在毛澤東時代舉報情況可以說是達到瘋狂境界,人們為了活命,甚至被迫舉發自己的親人,上演許多人間悲劇。習近平掌權後,「全民抓間諜」的風潮將再次蔓延,而這也反映了中共當局對人民的極度不信任和自身極度恐懼的心態。

最後我們來看中澳關係為什麼會降至冰點。去年澳洲總理滕博爾在國會宣布反間諜和反外國干預新法案,而且還公開點名中國,說他們干預澳洲內政,所以惹怒了中國。而今年五月,滕博爾和澳洲官員,原本計劃去中國參加澳洲大型年度貿易博覽會,卻傳出中國拒發簽證的事情。雖然後來滕博爾否認這個傳言,但也坦承自從澳洲推動反外國干預立法後,與中國的關係就變得緊張。中國干政對澳洲來說是個微妙的問題。澳洲雖然是美國盟友,但中國也是他們最大的貿易夥伴,所以中澳關係的發展值得我們繼續看下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