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率是所有已開發國家共同面臨的問題,大部分先進國家幾乎是處在相當危險的狀況中。

今年三月底,德國公布了一項官方統計報告,顯示2016年的生育率創下1973年以來的最高記錄,達到1.59。跟2015年相比,這個數字提高了百分之七。以2016年來說,歐盟28個成員國的平均生育率是1.6。德國的1.59大概就是歐盟的平均水準,對於德國這樣一個生育率偏低的國家而言,已經算是進步很多了。

我們在這裡列出其中的一些數據,讓你你有一個比較具體的概念:歐盟成員國當中生育率最高的國家是法國,2016年的數據是1.92;生最少小孩的國家則是義大利和西班牙,生育率只有1.34。同一個時期的台灣,生育率還不到1.2,是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少子化所帶來的各種負面社會衝擊,對台灣人來說可是一點都不陌生。

再再回到回到德國。如果以新生兒人數來計算,到2016年為止,德國已經連續五年增長。許多人認為,或許跟這些年來的家庭和人口政策調整有關。

過去十年來,德國政府為了提升生育率而採取各種措施,例如提高婦女育嬰假期間的政府補助金。德國婦女產後育嬰假的第一年,可以得到原本薪水的三分之二的;而她的丈夫或同性伴侶也可享有兩個月的補助,一樣是原本薪資的三分之二。

不過,育嬰假期間的收入補助跟生育率的提升,兩者之間的沒有絕對的因果關係,竟畢影響婦女生育的,不可能是單一因素。以法國來說,有收入補助的育嬰假只有大約四個月,但因為法法國政策鼓勵設立更多的托嬰中心,所以對法國人來說,生育對婦女的職業生涯所造成的影響就相對較低。這肯定也是法國高生育率的原因之一。

跟2015年的新生兒人數相比,德國籍婦女在2016年的新生兒只增加了3%;可是,非德國籍婦女,也就是外來移民,生產的嬰兒人數卻增加了25%,這兩個群體形成了非常極端的對比。

這樣的數據代表什麼呢?這表示,雖然德國籍婦女的生育率這幾年來一直有小幅度的提升,但這一次一口氣創下歷史新高的生育率,實際上可說是新移民的貢獻。

一個國家理想的生育率,必須要達到至少2.1,才能確保完成世代更替。德國和絕大部分已開發國家的生育率,都離這個目標非常遙遠。

低生育率最直接的衝擊,就是勞動人口不足。目前德國社會的勞動人口和65歲以上人口的比例,大約是3比1。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的人口預測,到了2060年,這個比例將下降到2比1。

德國中央銀行也在去年提出警告,戰後嬰兒潮世代已經陸續退休,在勞動人口不足的情況下,5年後將會衝擊經濟成長率。

好在,在某個程度上,移民人口幫德國紓解了少子化這個棘手的問題。光是2015年,中東和北非連續不斷的政治危機,就讓前往德國尋求庇護的難民人數達到接近90萬人。2016年的德國新生兒當中,有23%的嬰兒,他們的媽媽來是新移民。

但是,對另一些人來說,移民第二代人口的快速成長,可能不是個好消息。近年來,移民人口和難民議題引發了歐洲內部的政治震盪,甚至造成社會分裂。例如英國脫歐,背後明顯也是受到反移民思潮的驅動。

以德國的生育率問題出發,在延伸到移民和難民的議題,讓我們看到了全世界的人口學一直在改變,當中更包含當中更包含文化的交流和融。所以,主張捍衛某個國家單一文化,或某個種族純正血統的保守主義,早就應該被拋棄。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