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教你談吉他】

 最近有部韓劇叫做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挑戰社會裡的敏感議題,主軸和「職場性騷擾」有關。

 職場性騷擾,往往會有現實上的壓力讓受害者不願意處理或是不能處理,例如當事人要以小蝦米對抗公司壓力、同儕觀感或是工作求職困難,都會讓當事人抗拒去對抗性騷擾。

 我國法律對於這些受害者可能面臨的困境,都有解套的管道,就算你還沒有勇氣,但至少你也應該知道你有的武器。

 當性騷擾發生時,除了向加害人嚴正的拒絕與追究責任,也應該依照性騷擾防治法向機關、僱用人這些上級提出 申訴。

 有很大的可能是礙於管理壓力還有面子壓力,上級機關可能會選擇冷處理,但是,本法第13條要求上級在申訴後 的7天以內應該要開始調查,並在 2個月以內完成。如果上級機關認定沒有性騷擾或是根本不願調查,你就可以直接向縣市政府提出再申訴,讓相對起來比較沒有利害關係的政府來介入,這樣就有可能獲得比較公正的調查結果。

 一旦性騷擾經過調查屬實了,依照第20、25條,不只罰款,嚴重者,例如已經有有肢體上騷擾了,就有坐牢的可能喔!

 很多人害怕惹禍上身而不敢申訴,但法律禁止上級刁難發聲的人

 依照性騷擾防治法,上級不可以因為性騷擾的申訴、調查或其他程序,對受害人做 不當的待遇。而性別工作平等法更規定,上級不可以因性騷擾的案件而對受害者以及協助受害者的人 解雇、調職。

 因此,作證、提供協助的人也同樣受到法律保護,你也可以勇敢的協助受害者,雇主不可以刁難。

 性騷擾不只是加害者的責任,依照法規,機關、雇主等上級也有訂定預防準則、處理規則、協助的責任,並且在得知性騷擾發生時有採取糾正、補救的義務。

 如果你已經盡責申訴了,但上級卻無動於衷,你的第一個選擇是向縣市政府檢舉他違反性騷擾防治法第22條,罰款處罰,第二個選擇是向上級請求連帶賠償責任。

 依照性別工作平等法第27條,發生職場性騷擾,雇主要和性騷擾的員工一起承擔責任。除非雇主訂定公司性騷擾防治辦法、性騷擾防治宣導,才能免責。 

 性騷擾發生的當下往往只有加害人、被害人,很容易變成各執一詞因此舉證困難。但有一些人不願對抗性騷擾的原因,是怕「我說了誰會相信我」,就像最近花蓮安置機構發生的性侵案一樣,沒有人願意相信被害者。

 但危機即是轉機,我國法院在審理時也因此特別重視「證詞」的證據能力與可信度,如果你能找到同事證明加害人的舉止、行為不當,甚至是受過魔爪的同事,或許就足以將加害人繩之以法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