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烏特勒支輕軌發生槍枝攻擊 釀3死】
今年3月15號,紐西蘭基督城兩座清真寺才發生當地史上最嚴重的槍枝攻擊事件,造成50人死亡,其中還包括一個3歲的兒童,事件還沒落幕,荷蘭的中部大城「烏特勒支」也在18號上午的通勤時間,發生重大槍擊意外,一名37歲的土耳其裔男性突然在市區的輕軌列車裡頭「連續開火」,當場殺害了3個人、也造成9個人受傷之後,就挾持路過的車輛逃走了。不過同一天下午,荷蘭警方就抓到人。嫌犯的名字叫做塔尼斯;塔尼斯在土耳其出生,但住在烏特勒支很多年了,和案發的街區有地緣關係。警方發現,塔尼斯有好幾條刑事前科,像是竊盜、殺人未遂,甚至兩個星期前又涉嫌強暴,正在接受調查。這起槍擊案,讓荷蘭當地政府高度戒備,接到通報後,第一時間啟動「恐怖攻擊」的應變程序,派出急救直升機和武裝反恐部隊到現場。因為,除了紐西蘭才發生仇恨移民的槍擊案之外,這次案發隔天烏特勒支就要舉行地方選舉,加上這裡又是著名的移民社區,所以嫌犯的犯案動機是不是恐怖攻擊,或者會不會被特定政黨用來影響選舉結果,讓當局很關切。只是目前為止,烏特勒支檢方綜合所有初步證據,判斷這起輕軌槍擊案似乎是「家族糾紛引發的暴力事件」,不是恐攻,更多真相,還要繼續調查。

 

【普丁簽新法防堵假新聞 遭疑箝制新聞自由】
假新聞氾濫,世界各國都很頭大!為了防堵假新聞,俄羅斯最近就有新動作。俄羅斯總統普丁簽署一項新法案,法案規定只要散播「明顯不尊重俄羅斯社會、政府、政府象徵、憲法和政府機構」的訊息,都要被法律制裁。檢察官可以檢舉散播假訊息的網路媒體,媒體如果不刪文,就會被國家封鎖。如果是不斷散布「假新聞」的出版物,會面臨最高150萬盧布,大約台幣71萬元的罰款;至於,如果是侮辱當局或是累犯的個人,也要面臨最高30萬盧布罰款,還有坐牢15天。人權團體警告,這些法律等於審查制度,會箝制言論自由。而且過去西方國家不斷指控俄羅斯散布假新聞,影響各國的國內政治,現在普丁卻立法要抓自己國內的假新聞,是不是「做賊的喊捉賊」呢?但俄羅斯當局也回嘴了,他們說很多西方國家也都有類似的規定,為什麼人權團體只找俄羅斯麻煩?其實防止假新聞和維護新聞自由之間,怎麼做到平衡,真的不簡單,尤其政府帶頭執法的話,一定要精確拿捏執法標準,同時保障被檢舉的媒體或個人,擁有充分的救濟管道,證明自己清白。當然,我覺得更重要的是閱聽人自己必須培養充分的判斷力和求證精神,不要媒體餵你吃什麼,你就吃什麼,這才是避免假新聞的王道啊!
 

【社群媒體礙身心健康 英研究:Instagram最毒】
現代人離不開社群網站,也有越來越多研究發現,社群網站會影響我們的身心健康。到底哪個社群網站最毒呢?根據英國皇家公共衛生協會的最新研究,答案是:Instagram。這份研究針對5大社群媒體,列出14項和身心健康相關的問題,找來大約1500名青少年和年輕成人,回答問題。結果發現,社群網站確實有一些好處,例如:幫助使用者在自我認同、表達、社群打造和情緒支持上,都獲得正分,其中,YouTube在心理健康和幸福感的評分最高,也是唯一獲得淨正分的網站,Twitter排第二,再來是Facebook、Snapchat,墊底的是Instagram。調查發現Instagram和高度焦慮、憂鬱、霸凌,以及「害怕漏接資訊」的感覺不良,都有關聯。報告說,看見朋友好像總是在渡假或享受夜生活,過得爽爽的,可能會讓年輕人覺得,別人都有精采人生,自己好像錯過了這些事,非常魯,這些感受就會助長比較心,讓人絕望。那該怎麼辦呢?皇家公共衛生協會呼籲社群媒體企業要做出改變,建議在這些應用程式和網站裡,加入彈出式的「重度使用」警告。另外,政府也能出手,像是在學校的健康教育中,訓練老師或專業人士,告訴學生怎麼安全使用社群媒體,而且要對社群媒體的心理健康影響進行更多研究。畢竟,短時間之內,社群媒體不會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怎麼好好使用它們,而不是反過來被搞到,當然就是一件重大的工程了!

 

【網路社群崛起 村上春樹提醒:文章和語言是可怕的武器】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前陣子也談到自己對於社群網站的看法。日本《朝日新聞》公佈「最能代表平成時代的30本書」,村上春樹的作品有兩本入選,分別是第一名的《1Q84》和第10名的《發條鳥年代記》。其中《1Q84》最重要的創作來源是村上過去的兩本書:《地下鐵事件》和《約束的場所》,在這兩本書裡,村上採訪了東京沙林毒氣的受害者和奧姆真理教徒,他仔細聆聽每一個受訪者的生長背景,像是他們在哪裡出生、上學?來自什麼樣的家庭?如何進入婚姻和職場等等,想知道沙林事件是以什麼樣的片段進入一個人的人生。自從1987年,《挪威的森林》暢銷大賣之後,到現在村上春樹已經是非常有文壇聲量的作家,不過接受訪問時,他認為,現在社會是一個地位高、聲量就大的時代,但他不想變成那樣的存在。不過另一方面,網路世代崛起,眾聲喧嘩,每個人都在搶關注,村上又怎麼看呢?他說,他自己沒有使用社群網路,只是曾經稍微看過,發現不知道人們在想什麼,讓他覺得非常可怕;他提醒「文章和語言是很可怕的武器」,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點,或者刻意把它當成武器使用,他認為能打破、消除那種恐懼的故事力量,很重要,這是未來文字工作者,尤其是寫故事的人,包含他自己在內的小說家要面對的課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