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收聽的是《律師教你談吉他》專欄

 前陣子有一則新聞,四個年輕人在火鍋店撿到五萬塊,於是火鍋都還沒吃,就帶著錢離開的店家,新聞最後提到說「當事人已經報案,希望拿走金錢的人能夠歸還,並且奉勸他們,不要為這幾萬塊的錢,有了犯罪前科!」。

 聽起起來就好像是說,只要年輕人們願意歸還,當事人就不追究,這些涉嫌侵占的人就可以沒事了。但是,最後要不要提告、把犯嫌送進法院審判,可能不是當事人說了算喔。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社會中出現犯罪的時候,檢察官和警察就有義務要去調查、追訴。

 但是犯罪那麼多種,不是每個罪的都一樣壞,如果用同樣的力氣去追究,就好像是用牛刀殺雞一樣;另一方面,有些罪例如通姦罪,是涉及到隱私,而對於社會秩序好像比較沒什麼影響,如果當事人不願意追究,那檢察官也屆不需要多花力氣去調查和起訴了。

 因此,法律設計上會把所有的罪分成兩類:「告訴乃論」與「非告訴乃論」。

 「告訴乃論」,就是檢察官還是可以調查,但必須當事人提起告訴,之後才能審判;至於「非告訴乃論」,就算當事人沒有提起告訴,只要檢警起訴,法官也能夠審判。因此,並不是所有的犯罪,當事人選擇原諒,檢察官就一定不會起訴、法官就不會審判的喔。

 所以回到這個新聞事件,在這個案件中,可能的犯罪是刑法第335條侵占罪,這條罪是屬於「非告訴乃論」,不管當事人報案時有沒有說:「我要提告!」只要檢察官之後找到了這幾名涉嫌侵占的年輕人,就可以自主決定要不要起訴。就算年輕人願意歸還,當事人願意原諒,也只是一個考量因素,或許檢察官會因此認為知錯能改、無須起訴,但不是檢察官就「必須」做出不起訴處分。

 那哪些罪是告訴乃論?哪些是非告訴乃論?

 法條會寫「第幾條到第幾條之罪,須告訴乃論」,有寫的就是,沒寫的就屬於非告訴乃論。基本上,我國刑法只要跟錢財有關的犯罪,幾乎都是非告訴乃論,也就是不需要當事人提告,檢察官可以自行起訴。從這一點來看,我國的立法態度是認為財產犯罪屬於比較嚴重的犯罪。

 但這也衍伸出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財產雖重要,但有重要到這種程度嗎?

 財產犯罪通常涉及的是私人之間的紛爭,例如竊盜、侵占最明顯,這些罪犯如果抓到了而且願意和被害人和解、道歉,那其實就沒有再起訴的需要。我國目前是讓檢察官來做這種輕罪起訴與否的決定,但這樣適不適合呢?有沒有加重檢察官的負擔?有沒有忽略當事人的意願呢?

 ----以上內容經由律師談吉他授權錄製------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