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老闆,人生苦短,不如聽個「故事」解解悶?


死了蚩尤、夸父還不夠,黃帝到底多陰險,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終於來到炎黃大戰最後一位知名的犧牲者,大名鼎鼎的無頭將軍──「刑天」。這位老兄,大哥是炎帝,二哥是蚩尤,三人活脫脫是上古桃園三傑!


《山海經‧海外西經》裡面說:「形天跑去跟黃帝嗆賭,結果被黃帝斬首,將形天首級葬在常羊山,不過形天被斬首後的身體,仍然沒有倒下,他以乳為目,以臍為口,繼續拿著大斧跟盾牌揮舞著嗆聲。」

刑天的本名應是「形天」,形狀的「形」,不過在古代因為形狀的形,跟刑罰的刑可互通,所以陶淵明同學在自己讀《山海經》的時候,將「形」狀的形改成「刑」罰的刑,感覺比較威猛,也象徵「刑天」是受了「天帝也就是黃帝哥之刑罰」。

如此說來,刑天本來可能是個無名人物,經過這場驚天動地的單挑之後,被黃帝「賜」名的。

古人死亡講究屍身的完整,身首異處,往往都會變成厲鬼,端看歷史上關羽成鬼,尋找頭顱的傳說就可見一斑。

「首」是主要的命令中樞,在神話巫術蔓延的時代,要避免強大敵人復活、捲土重來,最好的方法就是首身分離,讓他不辨方向,終生尋找其首。除了刑天,傳說蚩尤也被這樣對待,你說黃帝是不是很陰毒?

據學者袁柯等人研究,刑天是炎帝的下屬,常羊山是炎帝的發起地,至今那裡還有炎帝陵。

黃帝哥把刑天的頭放在大哥家裡的地下室,就是要鎮攝炎帝不要亂來,也讓沒頭的刑天,不好闖進大哥家中到處翻找,嚇到一家老小,豈不罪過,好一招一石二鳥啊!

釐清刑天跟炎帝的關係,就不難明白,刑天單個跑去跟黃帝爭神,其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給炎帝、蚩尤出口氣,跟蚩尤、夸父揪眾想要出氣,順便刮油水的不純動機有點差異。

那可以理出個順序了,炎黃大戰,炎帝輸了哭哭,歸順;蚩尤看不下去,跟黃帝開了場更大的副本戰,黃帝刷密技,蚩尤輸了不哭,被殺;刑天本跟著炎帝摸摸鼻子想算了,誰知道好朋友蚩尤搞這一大場,說不定還有來信給刑天邀戰,後來卻被黃帝斬首。

蚩尤被斬首就算了,黃帝還剝他皮、挖他內臟,這看在屈居人下的刑天眼中,手握著那封蚩尤豪氣干雲的邀請書,只能對天大喊:「人無信就是畜牲!」

大哥炎帝攔刑天不住,他操起斧頭盾牌,盔甲也沒穿,就帶著300個裸露出六塊腹肌的人,星夜趕往溫泉關,歐不,是崑崙山的黃帝宮殿。

事出突然,黃帝根本沒防備,只有寥寥數人、開明獸跟300狀士死戰,刑天一路殺到大殿外,還好內門關得快,勉強擋了一陣,這時黃帝其他軍隊聽聞也漸漸趕到,包圍著刑天和他的夥伴。

本來躲在後的黃帝,看見刑天的人死的死、傷的傷,刑天腳上兩箭,手上兩刀,肚子開個洞,脖子還流著血,後頭自己人不斷包圍上來,心想:「是我表現的時候了!」

黃帝開了門,推開前面兩個護衛,踩了開明獸尾巴,拿起從蚩尤那搶來的魔王劍,劈頭便說:「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來單挑啊,贏了我就不跟你計較。」

接續的劇情大家都曉得,刑天有心無力,終被軒轅用蚩尤劍斬首,其餘300人也無一倖免。

之後黃帝為了懲戒炎帝管教不周,刑天之首就埋在他家地板下,以示警告。

身體運回部落,說也奇怪,屍身僵直站著,手還掌著干戚作攻擊狀,部落人看了無不動容,並誓要為首領刑天復仇,便開始了一段長期卻小規模的抗帝游擊戰。

神話故事最後說刑天失去頭,將乳做目,以肚臍為口,繼續拿著武器跳著戰舞,可能真實的版本就是,失去部落「首」領刑天,其「心腹」還有族人卻仍然無懼奮戰,或許才是「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的歷史現場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