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你聽我在說】

首先,大家還記得去年8月美國維吉尼亞州,白人至上主義份子舉行示威活動,抗議政府計畫移除勞勃李將軍雕像的決定嗎?簡而言之,有兩大陣營,白人至上隊和反種族歧視隊,我們簡稱白人隊和反歧視隊,白人隊不滿反騎士隊拆掉白人將軍銅像,最後兩方發生衝突,甚至造成一名女子死亡。而時隔一年,雙方就是一個復仇者聯盟的概念,準備決鬥。白人隊召開「右派大團結2」集會活動,反歧視隊當然也輸人不輸陣在同地集會。美國總統川普早就料到,在集會遊行的前一天推文說:「一年前的夏綠蒂鎮暴動導致無謂的死亡和分裂。做為一個國家,我們必須團結一致。」並譴責各類種族主義和暴力行為。諷刺的是去年暴力事件發生後,川普還表示那些鼓吹種族歧視者、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新納粹之中,也有不少「很好的人」。一直以來美國都有很嚴重的種族問題,也期望白人隊和反歧視對能理性和平的進行他們的決鬥。

 

第二則新聞,美國砸重本簽署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這個高達7160億美元(約新台幣22兆元)的法案內容不僅批准美國國內軍事支出、支持加強與台灣的關係,還放寬美國政府和中國中興通訊公司及華為的合約管制。川普說這是現代史上,對美國軍隊和戰士最重大的投資,我們將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來強化軍隊。而這項法案對台灣很友善,包括:擴大台美軍方高層互動與聯合軍演、強化與台灣的國防合作關係,讓台灣能維持足夠的自我防禦能力,以及派遣美軍醫船訪問台灣等友善條文。但因為法案內容涉及台灣軍事議題,也挑起兩岸敏感神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警告美國別想放任有「涉及兩岸的消極內容」的法案通過,以免造成中美關係在重要領域合作上的損害。另外在全球都逐漸消減軍備的世代,美國應摒棄冷戰思維及零和博弈的想法,美國爭世界第一的執念別那麼深嘛,我們現在應該朝雙贏的局面努力。

 

再來看看,荷蘭的重新命名街道的「路牌運動」。因為調查顯示,荷蘭大城市中有88%的街道都是以男性名字命名,少數以女性名字命名的街道,通常是神話故事中的女神或名人的妻子。名人的妻子還是有種依附在男人的光環之下的附屬品的感覺。所以女權組織發起運動,「強行」為街道改名,在12條街道的街名牌上面或下方,貼上以女性名字命名的「新街名」。這些受尊崇的女性包括美國女歌手碧昂絲、英國數學家洛夫萊斯和荷蘭抗爭者特勒根。我們總覺得有這麼多男性街道名稱是合理的,因為歷史大多是由男性寫的,但仔細想想歷史上還是有重要的女性存在。但因為街道反映當地的文化,街道名稱當然只是這個重大問題的冰山一角,以女性為名的街名,也代表對女性的一份尊敬。所以反觀台灣,除了中正路、羅斯福路、哪天如果出現「江蕙大道」也不意外。

 

最後,世界最大內陸水體裏海周邊五國伊朗、俄國、哈薩克、土庫曼與亞塞拜然的領袖,在哈薩克簽署「裏海法律地位公約」,確立了畫分各國領海和漁業區的規則,協調接下來的能源開採和油管鋪設。不過,針對某些蘊藏豐富油氣資源的海床界線究竟如何畫定,仍然有待協商。這份公約終結了裏海是海是湖的爭議,因為「湖」和「海」適用不同的國際法,裏海介於湖海之間所以給他「特殊的法律地位」。根據公約,裏海水面區域各國可以共同利用,而海底和地下資源,就得由相鄰國家在國際法的基礎上根據兩國之間的協議畫分。另外,這五國以外的武裝力量不得進入裏海,所以裏海五國要負起維護海上安全和管理資源的責任。近30年來,裏海周邊五國一直在爭論如何畫分裏海,今天總算有解了,所以這份公約可是具有畫時代重要性的。

......繼續閱讀